徐文兵解读黄帝内经文字稿

2017-01-15 | 藏家:崔K7
  《金匮真言论》第06期广播版文字稿(上)(2009-07-10 20:31:32)标签:厚朴中医学堂 教育 徐文兵 梁冬 中国之声 黄帝内经 杂谈
20090704在《中国之声》播出
感谢慧从卢溪、草木有情、无中生有、猪光宝器、建良、饺子樹、若竹、雷霆风云、全心铨意、悄悄、★尐木頭n★、花菜、如鱼、草木皆兵、子轩、蓝s天空把录音整理成文字!
梁  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有请到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  冬:在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花了一个小时讲了两句话:“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胁”,今天呢我们继续往下讲:“长夏善病洞泄寒中”。
徐文兵:说一下长夏啊。我们一年有四季,但大家说了我们有五脏,你这个脾对应哪个季呀?中医单门有个说法:就是脾针对长夏。
梁  冬:有两种说法吧?说脾有两个是吧?
徐文兵:脾有两个,你知道哪两种?
梁  冬:据传说,我所学的,土呢要不然就对应的是长夏,就是夏天和秋天之间的那一段儿;还有说呢是每一个季节,春夏秋冬中间的那十八天。
徐文兵:对,我倾向于后者。其实呢,脾是它后天之本,一年四季你都离不开这个脾的产生这种气血,就每个月抽出十八天,我们归到这种脾来讲。脾呢主吸纳,把你胃、肠消和化好了的东西它统统地收进来,所以我们说一个人吃什么拉什么,啊,吃冰棍拉冰棍,没化,就是完谷不化。很多人吃完东西以后,他脾吸收不好,或者是首先胃、肠消化不好,没消,你看,吃的玉米粒儿没把它磨碎了,然后小肠没把它泌别清浊,然后从大肠拉出来还是玉米粒儿。有些人吃西红柿,带皮儿吃,结果呢拉出来那个西红柿皮儿还在里面。
梁  冬:对呀,对呀,有些人就是这样啊。
徐文兵:还有人一吃青菜,很多人说我们要学外国人,我们要保持蔬菜的营养,我们要吃生菜。
梁  冬:对。
徐文兵:吃生菜结果是什么?吃什么拉什么。你怎么不看看你的人种,你不看看你的这种消和化的功能,你就盲目崇洋媚外跟人家学。所以我建议很多人吃菜啊,都要吃什么?炒熟了的菜,这样就帮助了你的消和化,这样尽管损失了一些营养,但是你能消它化它吸收它,你还是吸收进去了。你生吃进去生拉出来,你不等于穿肠而过,营养还在那儿吗?
梁  冬:对,就是传说中的:“我穿肠而过”(唱)。
徐文兵:穿肠而过,酒肉穿肠过啊,什么也没留啊。我建议大家就是吃炒熟的菜。很多人说我要吃凉菜,我说凉菜中国人叫下酒菜,是吧,当你喝那个热的烧酒或者是黄酒,绍兴酒的时候我们用凉菜来什么?佐酒,是用它来平衡那个酒的热性,我们这时候才吃凉菜。你又不喝酒,然后你还喝点儿什么冰镇的饮料,再喝点儿冷的果汁,你还再吃上凉菜,我说这些人就是无知又无觉,没有知识,可以理解。
梁  冬: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徐文兵:所以,这就是,如果出现这些问题的话呢,饮食不当,就会出现现在说的这句话。
梁  冬:对,“长夏善病洞泄寒中”。
徐文兵:洞泄,什么叫洞泄?
梁  冬:洞是那个水帘洞的洞,泄呢,是三点水,一个世界的世。
徐文兵:洞见意识底层,开了个洞,是吧,开了个洞,管中窥豹,我们能看见了。
梁  冬:对。
徐文兵:这种人拉稀呀,就像捅漏了一个窟窿眼儿,“chua”一下全泄出来了。
梁  冬:噢,这个叫洞泄。
徐文兵:洞泄!有的人拉肚子是每次挤一点儿,那不叫洞泄,所谓的洞泄就是一泻千里。
梁  冬:对,就是郭德纲他们那个德云社相声:“脱肛而出”。O(∩_∩)O~
徐文兵:对,很多人拉到最后,肛门脱垂了,直肠脱垂,就变成脱肛啦。我们说这些人就是什么?中气都下泄了。
梁  冬:太可怜了。
徐文兵:中气下泄有的人还表现什么?胃下垂。有些人肛门脱出,还有些人肾下垂。肾的位置啊,本来是被肋骨包着了,我们的第十一肋、十二肋就是一个肋和脊柱的交角,我们叫肋脊角,那儿是两个腰子,很多人就是什么?中气不足啊,对这个肾的这种固定、牵引的这种力量就削弱了,结果他就肾下垂。
梁  冬:掉到哪儿去了呢?它能掉到哪儿呢?
徐文兵:就往下移了。就好像不被肋骨包裹了,按一下他的后背都能触摸到他的肾脏。
梁  冬:哦~
徐文兵:还有些人表现什么?子宫脱垂。
梁  冬:哦。
徐文兵:这也是中气不足。这些人多有什么?长期的这种腹泻的这种历史。现在很多病呀,什么溃疡性结肠炎、什么肠激惹综合症,还有人一拉肚子就是什么?就去做这种直肠镜、结肠镜,去查,查半天。查半天你看到了,看到了又怎么样?你得想象它背后的那个能量,是谁让你固定不住,谁让你这么拉?其实就什么?中气不足了。
梁  冬:对,所以,有首歌不要随便唱:“辣妹子辣”,O(∩_∩)O~,“辣妹子拉”,呵呵。那个洞泄寒中,为什么叫寒中呢?
徐文兵:就是说这时候那种寒气不是侵犯了你的体表了。我们受点儿凉,起个鸡皮疙瘩,就好像把这体表护住。这种寒气是通过你的饮食直接伤害到你的身体的内部。我们管脾胃叫中焦嘛,是运化水谷的,寒中了(06分06秒)中焦以后表现出来了就是这种洞泄。
梁  冬:哎,我跟大家分享一些生活经验哈。有一段时间我也拉肚子,后来呢,我就像……包括春天、夏天的时候啊,晚上睡觉时候呢,就拿那个那种皮的箍箍啊,但挺厚的,缠着这个肚子的地方,让它护着呢。诶,后来就不拉肚子了,立竿见影。
徐文兵:立竿见影。很多人就是,我们叫冬暖脊背夏暖肚嘛,夏天一定要把这个肚子盖住了,盖严了,不要让它着凉,那个寒气直接进去以后呢,就会让你造成这种拉肚子。我看到的有些病人呢,他就是身体比较弱,有皮无肤,臀部也没有什么太厚的脂肪,健康的性感的女人我们叫丰乳肥臀嘛。
梁  冬:对,莫言的小说嘛。
徐文兵:这些人呢就是臀部也没有什么脂肪,没有脂肪它就没有保温的这种功能,她稍微坐一点儿什么塑料椅子,还有的地方都是这种金属椅子。
梁  冬:对,地铁里面好可怕啊。
徐文兵:一坐上去,那寒气“嗖嗖”就进去,马上就要拉肚子。所以这些呢,平常我们生活中应该就是,第一中国人的脾胃不适合外国人的那种饮食,人家吃冰块儿,喝冰水,喝冷饮,吃冰激凌啊,你就不要去那么做。而且我们现在的饮食吧,我建议大家最好去吃我们传统的已经定型的那种饮食,它经过千百年来中国人的这种人体的试验,证明是符合我们的体质的。我们现在都是什么?就是胡闹,就老是发明一种创意菜,古人是知道,你像伊尹那种厨子,那个伊尹都是真人,都是知道吃进什么菜什么饭入哪条经,哪个是温补,哪个是寒性,他都君臣佐使给你搭配好了,你没那个本事你就按这种古人的传承去做吧,现在的人就是瞎发明。
梁  冬:有一味菜说起来肯定很可怕了,冰镇黄瓜。
徐文兵:诶,冰镇黄瓜还不可怕,我最近看……
梁  冬:冰镇苦瓜。
徐文兵:诶,冰镇苦瓜。我们知道的人啊,一般苦瓜都拿红辣椒炒,这样寒热平衡,你吃进去后不会马上就闹肚子。结果,今儿我看一病人,我说,诶,你这个胃好像又出问题了。喔~,我想想我吃什么了?他们食堂做的菜你知道叫什么?
梁  冬:什么?
徐文兵: 苦瓜炒鸡蛋!
梁  冬:那真的很寒哦。鸡蛋本来就……
徐文兵:鸡蛋本来就寒。我们中医有个方子叫: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治疗什么?阴虚火旺的人,睡不着觉的人,就好像给他用点儿滋阴的药,让他那个虚火平复掉。鸡子黄本身就很阴,鸡蛋就很阴寒,你苦瓜又是苦寒的,你这个药就是给那些疯子吃,就是登高而歌、弃衣而走那种疯狂、火气特别大的人吃正好,你给一个普通老百姓吃苦瓜炒鸡蛋,我说这仅次于癞蛤蟆炒鸡蛋,D药!
梁  冬:是吗?噢~
徐文兵:以前有个治肾病的方子,民间偏方,叫癞蛤蟆炒鸡蛋。
梁  冬:它这个很厉害哦,癞蛤蟆炒鸡蛋。
徐文兵:蟾蜍本身就有D。所以这么吃……那天,我去跟人做一个节目,人说啊,现在吃海鲜发明一个时兴菜,你猜人发明什么菜?
梁  冬:怎么做?
徐文兵:牡蛎加臭豆腐。你说牡蛎那个味儿本身就腥,臭豆腐就臭。你把那俩东西放在一块儿给人吃?还说这是个创意菜?我说这就应该先把那个厨子拉来,让它先吃一盘儿,呵~,先让他吃完了再说。
梁  冬:当场口吐白沫。
徐文兵:对,当场口吐白沫。所以大家呢,最好要恢复觉,让自己的胃啊有那种觉,吃进之后知道好吃不好吃、舒服不舒服,吃完以后不舒服我不吃了。
梁  冬: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梁  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讲到这个金匮真言论。
徐文兵:另外就要无觉的时候要有知,学点这个中医的这种饮食知识。寒热温凉怎么搭配,君臣佐使怎么配。你比如说我们吃生牡蛎。
梁  冬:嗯。
徐文兵:加点儿柠檬。
梁  冬:对。
徐文兵:祛一下盖一下它的腥气。
梁  冬:对。
徐文兵:这些都是我们(的知识),吃生鱼片加点紫苏叶。
梁  冬:对。
徐文兵:加点儿芥末。
梁  冬:对。
徐文兵:这都是古人就……
梁  冬:吃点姜啊什么的是吧。
徐文兵:嗳,吃点姜。你看吃螃蟹,泡点儿姜,弄点儿醋,烫点儿酒。你看《红楼梦》说开螃蟹宴的时候人家都是这么个吃法,一般人我们就是喝点儿那个绍兴酒黄酒,就可以平衡那个螃蟹的寒性。你看书上描写林黛玉吃了一口以后就觉得心口窝疼,她就受不了那个螃蟹的寒,结果贾宝玉说,给她弄点儿那个合欢皮的酒。合欢皮泡那个酒正好就是烧酒,就是说黄酒那个温性对林黛玉来说已经不足以平衡那个螃蟹的寒性,给她弄点儿烧酒。我们现在是什么?吃着螃蟹喝着啤酒,他最后有觉是什么时候觉?
梁  冬:嗯。
徐文兵:病的不行的时候才觉!
梁  冬:对!
徐文兵:是吧?!
梁  冬:所以嘛,就是说就算你要吃鸡蛋也应该像湖南人一样剁椒炒鸡蛋,这会比较好一点。
徐文兵:绝对是。我现在看了很多病人我就发现啊,早餐起来就是什么?牛奶煮鸡蛋!一杯牛奶然后一个煮鸡蛋,我说你这么吃进去,舒服吗?他说我吃完以后我嘴里老漾清水,老想吐,但是呢我妈天天就给我这么说。
梁  冬:对,我也小时候这么吃大的。
徐文兵:呵呵呵,你化不了!
梁  冬:对。
徐文兵:你看我们老北京吃法是什么?咱们说穷人家吃什么?豆浆,吃豆浆是什么,焦圈!
梁  冬:Z的。
徐文兵:油Z的那个焦圈,豆浆我告大家,也偏寒。我们拿卤水点完豆腐以后,那豆腐是温性的,平性的。光是豆浆,也寒!所以正常人我们就说吃点儿寒性的,弄点儿焦圈吃。
梁  冬:或者是油条。
徐文兵:嗳,油条,你看这都是正好平衡了。
梁  冬:对呀。
徐文兵:要么你就吃小米粥。他为什么这么吃,为什么很多老北京对这些传统饭念念不忘,因为他吃进去以后舒服,舒服以后就叫我们叫“怡”了,就是一个竖心旁,一个台字,叫吃好了,曹操说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吃好了又对身体好又愉悦你的身心,多好!我们现在就发明,然后一说看着书上说,怎么怎么有营养。我建议大家吃鸡蛋一定要吃煎鸡蛋!
梁  冬:再撒点那种……
徐文兵:黑胡椒。
梁  冬:对对对,说的就是那个。
徐文兵:嗳,黑胡椒外国人也是嘛,外国人很多摊煎蛋可能摊点那个还有点儿那个稀汤。
梁  冬:对对对。
徐文兵:然后拿黑胡椒那个粉,一拧,呲呲呲那个黑胡椒末放上,你那么样吃鸡蛋你觉得香,什么叫香?触动你的心神了,心神觉得哎这么吃好,你再那么吃。我们现在都是又无知又无觉,每天觉着这么吃有营养往肚里塞,塞完了,最后闹出一场病。
梁  冬:嗯,刚才讲到了“长夏善病洞泄寒中”,那出现了这个洞泄寒中那这该怎么办呢?
徐文兵:就是说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叫水土不服。
梁  冬:对。
徐文兵:是吧,我经常跟我的学生和病人说,我说水土不服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什么?你跑到外地去吃外地的东西。
梁  冬:对。
徐文兵:容易出现水土不服,为什么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在这个生活的地域里面形成了你自己的饮食习惯,你身体分泌一些消化液消化酶。就是你已经习惯了,去消化你吃的这一块儿东西,这种食物。你突然跑到一个异地,吃那种异地出产的东西。它有一种其它的营养成份,或者蛋白质或者脂肪,身体一下就不适应。不适应呢就会闹出病来,我们说水土不服第一个表现,上吐下泻。有的严重的还会发烧,这是一种。所以我们到了一个新奇的地方,一个离我们这儿比较远的地方,一定要慎重饮食。不要看啊这是当地的特产风味,我们张嘴就去大吃特吃。尝尝。什么叫尝尝?浅尝辄止,给身体一个适应的这么一个过程。尝了以后,没出现大的反应,再去吃,多吃。这是一种。还有一种情况现在就是什么?科技社会发达了,交通便利了,你在本地,但是你能吃到全世界全国各地出产的东西。
梁  冬:对。
徐文兵:然后你再大吃大喝。
梁  冬:对。
徐文兵:你照样会水土不服。
梁  冬:是这样的,北京啊,北京人有种生活方式啊,叫吃驻京办。
徐文兵:哎,吃驻京办。
梁  冬:每个礼拜周未去吃一个啊,能吃一年,除了省会吧,还有各个城市的,对不对。
徐文兵:对对对,还有某个大企业的驻京办。
梁  冬:对,那都做得很好吃。
徐文兵:浅尝辄止。就是给身体提供这么一个适应的机会和条J,已经出现了,赶紧去解这个D。
梁  冬:怎么解呢?
徐文兵:怎么解D,就看你吃到什么了。你比如我们生活在内陆,突然吃了很多海鲜。我们很多人喜欢夏天吃海鲜,天津来的皮皮虾,什么海蟹,什么对虾,还有现在人流行海参、鲍鱼,是吧,现在人吃鲍鱼都是吃什么,吃身份,你请我吃顿饭,没点鲍鱼,没点那种七头鲍,还是五头鲍,您好像有点看不起我,然后点上鲍鱼,不分青红皂白就吃,其实这种水产的东西啊,它都是什么,偏于阴寒凝滞,你老吃这种地上跑的牛羊肉,或者天上飞的这种飞禽,鸡呀、鸭呀,这种肠胃的话,你突然吃这种水产品,你就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第一是什么,你没吃多少,但是你把它消化了,这时候你就觉得浑身燥热,吃完鲍鱼,吃完虾有这种反应,还有就是什么,你突然吃量大了,尽管它是发热的,鲍鱼、虾都偏热啊。
梁  冬:你刚才不是说水是寒的吗?
徐文兵:是吧,你少吃,少吃一点,你把它消化掉了,它就会什么,被你利用。就好像,我们举个例子,深水Z弹,深水Z弹没爆Z前是不是阴的,它没到一定程度,它没爆Z是不是阴的,可是到了一定程度,爆Z了,变成什么了?就变成动力了,所以这种情况呢,我们说一定不要为了面子,为了心理去吃那个饭,好东西,很贵,或者说以前皇家才能享用的,吃点得了,那绝对不是个长吃的东西,真正养人的是什么?
梁  冬:小米粥。
徐文兵:家常饭,那你就像真正能扶持你一辈子,是你老婆,绝对不是那些二奶和情人。
梁  冬:这句话很多内容啊,引以为戒啊。
徐文兵:引以为戒。另外呢,就是说你吃这些海产品,比如说吃到一些牡蛎啊,或者是吃到这种虾,或者是蟹、海参,特别是海参啊,吃完了以后,有人就拉了,拉了以后还算好,就是拉肚子。但是很多人是什么啊?没拉,海参,我记得红叶老师讲的,胶原蛋白,是吧,胶原蛋白你记住,如果能被你消化利用了,它是个胶原蛋白,能紧致皮肤,润泽你的毛发,或者能渗到骨髓里面,能让你健康长寿。它如果不被你消化,留在体内就是什么东西?就是那种痰核。就是那种长那种。
梁  冬:所以像我这种人,是不应该去吃那么多海参?
徐文兵:绝对,你把你身上这点东西能化掉,足够你用了。
梁  冬:对对对,全是胶原蛋白。哈哈哈……
徐文兵:可是我们现在……对,你以为那是什么,可是我们现在人都讲什么,就好像那种穷人乍富,我看我的病人里面,有天天一只海参的,天天一只辽参,大连的辽参。以前人吃干海参,干海参嘛,它经过一个什么,有个发制。发制有的时候用烧碱,它这种烧碱能够平衡一下这种海参的阴寒之气,所以这种干的海参,发过以后吃效果还挺好,就是那阴寒之性减弱了。可是我们现在有条J了,都是什么,空运过来的新鲜海参,新鲜海参,然后再做上炖,海参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味,知道吧,它本身没味,真正让它入味怎么做啊。
梁  冬:卤菜?
徐文兵:鲁菜最著名是什么啊?
梁  冬:卤是吧?
徐文兵:葱烧海参,用高汤、浓汤,给它煨,就是给它泡,给它入味,然后用葱白啊,大葱烧海参。其实你看葱烧海参最有营养的是哪啊?
梁  冬:就是那个葱是吧。
徐文兵:对,真正会吃的,葱烧海参上来以后,人家吃的是那个葱,土老帽才去捡那个海参吃,一看没吃过。
梁  冬:哈哈哈……是的,稍微休息一下之后,马上继续回来。
(片花+广告)
梁  冬:唉,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和徐文兵老师啊,聊到这个刚才葱烧海参。其实葱烧海参本质上呢就是一个采阴补阳的过程嘛,采阳补阴?
徐文兵:它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阴阳平衡的这样一个搭配。海参是个~你看海参是一个附着在海底或者岩石上一动不动的,它是个腔肠科的动物,它甚至是没有发育得完全好的一个动物。它就是吃土,就是这么一个腔子。它那个蛋白含量是高,但是你知道,你想把它转化成你的蛋白或者氨基酸,重新组合成你的人肉,这个过程需要能量也大,所以一定要吃葱烧海参。我们现在人都是什么,高汤一煨,端上来,一切就吃。吃到自己都是看见都想吐,但是一想起来,诶,有营养,高蛋白,胶原蛋白,能美容,天天还在吃,吃坏了。
梁  冬:真可惜。诶,以前有个说法,说法国人喜欢吃牡蛎,说牡蛎壮阳动情是吧?
徐文兵:没错。
梁  冬:号称说拿破仑每次这个幸宫女的时候,是吧?那到底它具有这种功能吗?
徐文兵:有。牡蛎是个阴阳合体。
梁  冬:什么叫(阴阳合体)?
徐文兵:牡蛎是个阴阳合体。它根据自己不同的季节和时间是可以转换性别的,所以它是个阴阳双补的一个东西。它又能滋阴,又能壮阳。这是动物界里边很少有的,很少有的这么一种……
梁  冬:那吃它有什么忌讳的地方吗?
徐文兵:牡蛎这个药呀,我们中医把它也当一种治疗劳损、虚劳虚损的非常好的一个药,就是用牡蛎的肉。牡蛎的肉呢,你看我在我去福建福州的时候,我吃过他们的那种鲜牡蛎。我在美国的时候,第一次吃牡蛎是在美国,它拿那个冰镇的,就是放在冰上,然后给你柠檬,然后就一吸。噢哟,那股腥味。但是现在近海污染特别严重,什么重金属沉积呀,这种农药呀,什么污染啊,我建议大家千万不要吃那个生牡蛎。牡蛎怎么吃?你听说过最好吃牡蛎的吃法吗?
梁  冬:牡蛎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蚝呀?
徐文兵:就是你们广东人叫蚝。
梁  冬:那我知道,
徐文兵:大连人叫海蛎子,
梁  冬:噢,我们在广州的时候呀,吃的是拿很多的葱,那个那个姜,姜和蒜末,铺在上面烤。
徐文兵:诶,炭烧牡蛎,上边就撒上你说的这个东西。
梁  冬:很厚的一层。
徐文兵:很厚的一层。但是吃完以后,消化吸收特别好。而且这个东西确实是,又滋阴又壮阳……
梁  冬:我跟你说个事情呀,捎带在这个地方,非学术的。在广州呀,有家店,这家店叫大蚝城,呵呵专门吃蚝的。这家店呢,他就用那个葱筒去烧,因为那火要猛嘛,炭烧牡蛎它把火更壮一点。
徐文兵:炭烧牡蛎是最好的一种吃法。还有人呢就是说如果你特别想滋阴,不想让它那个阳气发动太厉害,我们就叫牡蛎煎,牡蛎煎就是牡蛎和鸡蛋,一块儿摊成饼,但是里边还得放点姜末,不然,你太阴寒吸收不了。我知道这个牡蛎呀,这种吃法是最好的,特别对一些什么,我说的以前人得那种干燥综合征,啊,阴道没有分泌液,没有唾液,没有泪液,没有~鼻腔粘膜也没有液,滋阴效果特别好……
梁  冬:补肾嘛,是吧?
徐文兵:就是血肉有情,直接滋补肾阴。而且更好的一个东西是什么?是牡蛎的那个壳……
梁  冬:那个壳可以磨成粉是吧?
徐文兵:不用磨成粉,你把它敲成碎块儿。就是入中药,你看我们中医开方子,经常开一个生牡蛎。你别以为是我们让你去吃蚝,是用那个牡蛎壳。牡蛎壳有非常好的滋,就是滋阴,这个潜阳的作用。治疗什么?高血压,就是人的阳气就往上顶,但下面就是没根,就是这种虚阳上浮的这种情况,我们就用牡蛎壳,叫生牡蛎。经常和生龙骨一块儿用,它能够把你那种~你看它是相对的,那个牡蛎肉吧,能能鼓舞人的情欲。你说外国人约会的时候,其实中国人也一样,是吧,它对鼓舞人的这种情欲特别好,血肉有情之品。但它的牡蛎壳跟它是相反的,它让你收敛、安静。我治疗一些遗精的病人,就是……
梁  冬:阳气老是上浮,收不住。
徐文兵:收不住。人体越虚,性欲越强,然后越遗精。这种病人,《伤寒论》专门就有一个论述和方子。它说什么,“夫失精家,少腹弦急”,它叫“失精家”……
梁  冬:什么叫“失精家”?
徐文兵:我们说作家,你说成名成家,能做到家,都已经是什么了?就是很长期,很频繁地做这个事儿的。这个叫“失精家”……
梁  冬:哪个“失”,哪个“精”呀?
徐文兵:失是丢失的失的,精是我们精气神那个精。夫,就是那些,失精家,长期流失自己宝贵的精血的那些人们,他表现症状是什么呢?“少腹弦急”,你摸他小肚子,绷的,特別紧。为什么绷得特別紧?他老处于一种发力状态,射精啊遗精啊,都需要发力嘛,你摸小肚子,第一是冰凉,再一是绷得特別紧。“阴头寒”,阴头寒是什么,男性的生殖器,阴茎,他自己觉得是凉的。女性她也有相应的生殖器,她也觉得是凉的。然后他还有什么症状?“目眩发落”,眼睛是花的,老有那种玻璃体浑浊,飞蚊症,看什么都有一小黑虫子飞,看什么都眼前发黑。“发落”,大把大把脱头发。然后呢,《伤寒论》说了,这些人都是什么?“男子失精,女子梦交”。男子有遗精、滑精的毛病,女子有梦与鬼交的现象。就是一做梦来个帅哥,两人云雨一翻,一看,底下湿了,白带出了很多。怎么治?他说了,桂枝加龙骨牡蛎汤。
梁  冬:牡蛎我知道了,龙骨是什么骨?
徐文兵:龙骨是史前动物的化石。
梁  冬: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中药哪来那么多呢?
徐文兵:有啊,咱们国家地大物博啊,很多这种化石,中医用这些,就是质地比较重的这些药。牡蛎壳很重,龙骨很重。当然里面还有其它的原因啊,我们不方便在这说,它就有一种重镇、安神、潜阳的这种效果,让你把这些虚火,敷在表面的阳,收回来。
梁  冬:传说中的潜龙勿用。
徐文兵:诶,就让它潜了。你看,诶,真的,人用龙骨,很沉的龙骨。
梁  冬:所以说为什么那个,前两天我看郑钦安的那个,他的火神派的一篇东西,他用《易经》的思路去,在用药嘛。其中很重要的叫潜龙勿用。就是说大部分,我们会觉得,脸上暗疮多啊,或者面焦啊,或者诸如此类,好像火在上面那种,都是不是別的原因,是上去没下来。
徐文兵:暗疮,西医说……
梁  冬:內分泌啊,什么什么。
徐文兵:雌激素,它主要是个性激素的问题,老百姓管这种暗疮叫什么?
梁  冬:叫痤疮嘛。
徐文兵:学名叫痤疮,老百姓给它起个俗名。
梁  冬:叫什么?
徐文兵:骚疙瘩。
梁  冬:哦,是吗?
徐文兵:发骚,你说这个骚狐狸,其实就是那种性的冲动带起来的,没压住,知道吧。
梁  冬:没敛住。
徐文兵:没敛住,其实这种性的冲动,就是肾火。龙雷之火起来了,怎么办?潜阳潜阳,潜下去,留着吧,慢慢用,所以这时候就用到跟那个牡蛎肉相对的那个牡蛎壳。
梁  冬:对,打一个比喻,我所理解的噢,就是现在我们地球啊,把太多的石油开采出来。
徐文兵:对对对。
梁  冬:导致呢这个地球表面变暖,但是呢,其实地底下的这个能量……
徐文兵:地底下掏空了。
梁  冬:反而出现了地震啊,海啸啊,都跟这个有关。
徐文兵:掏空了,你看啊,人的精气神就靠那个精。西门庆和武松的武功,你知道谁高?
梁  冬:可能西门庆更高吧。因为你这样说。
徐文兵:《水浒》描写西门庆更高。
梁  冬:是吧。
徐文兵:但是打架的时候,最后被武松给收拾了,《水浒》总结一句话,说“西门庆被酒s掏空了身子。”它描写武松是什么,“相貌堂堂真男子,未亲女s少年郎。”人家那精啊,留着没用,打架呢。
梁  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文兵:你自个漏没了。
梁  冬:哈哈哈哈哈哈,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金匮真言论》第六讲广播版文字稿(下)(2009-07-10 20:34:19)标签:厚朴中医学堂 黄帝内经 梁冬 徐文兵 中国之声 杂谈
梁  冬:是的,刚才啊和徐文兵老师讲到一个话题——说这个武松呢,人家之所以打架打得好主要就是平常不用。不用之后呢,这个能量就可以……
徐文兵:没滥用、不滥用。发现没有,梁山好汉基本上没一个有女人缘。说明这些梁山好汉他的精气神没用到女人身上。他去练武功了,就另一方面冷落了女人。
梁  冬:有道理
徐文兵:一方面得了,一方面失了。
梁  冬:会不会有另外一种猜测呢?就是说,当你学会运用这个精气神的时候,你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得到那个更高的快感,所以你就对这个(男女之事)没意思了。
徐文兵:诶,那些梁山好汉称兄道弟,一帮哥们儿混起来那是成就一番事业。
梁  冬:对!
徐文兵:他关注的这方面,那些鸡零碎狗的事,他就不太在乎。
梁  冬:我向您请教个事儿啊。前段时间我碰到一个大和尚,年纪与我相仿,应该身体也不错。我就在私下请问他一个问题。我说咱们都差不多同龄人,我们也能理解,那你们怎么去解决这个(生理)问题呢?大和尚说当年啊他的老师傅,100多岁的老师傅收他的时候,他也问过他老师这个问题。结果这个大和尚说,他老师传给他了一种静坐的方法,这种静坐的方法能够natural high。就是自然而然地达到一种“化精成气”的(境界)是吧?
徐文兵:炼精化气,炼气化神。
梁  冬:他说这样静坐了之后也没有做别的东西,就自己达到一种精神上的高度愉悦。那个时候就觉得所谓女性的这个事情太低级趣味!
徐文兵:俗人的事儿,低级趣味!
梁  冬:真有这样的吗?
徐文兵:这个大和尚已经(把)不传之秘告诉你了。
梁  冬:真的吗?
徐文兵:这一般人不说的。
梁  冬:是是是。
徐文兵:而且一般人说了也不信。因为你没有尝过那滋味你怎么知道,是吧?!世人就觉得能那样就不错了。还有人是暴力转化——就是吸D,你看最近不是一些歌星报出来什么吸D的事儿。
梁  冬:对!
徐文兵:他很多正常人追求的那些饮食男女的事儿他已经觉得没劲儿了。他追求高层享受。他又没有大和尚指引他,怎么办?吸D!
梁  冬:他们是可怜的人。
徐文兵:吸完D以后,对男女之事也厌倦了,他也觉得没劲儿。因为他觉得找到了比那还高的层次的享受。但你记住,吸D是提前透支燃烧你的精髓!最后把你的精髓烧空!烧空了以后人就完蛋了。所以那是违反自然的东西。
梁  冬:刚才说“长夏善病洞泄寒中”……
徐文兵:这就是说我们出现了“洞泄寒中”以后怎么办?一定要把这个寒气赶走,这叫祛邪。
梁  冬:对!
徐文兵:另外呢,祛邪,敌人赶走以后一定要什么?补中益气。程序啊,不要搞乱了。你要是先去补中益气,就是说我把你漏洞给止住了,但有可能把那寒气留在肚子里。
梁  冬:对!
徐文兵:这叫什么?闭门留寇!这将来就是隐患。
梁  冬:腹泻!
徐文兵:腹泻是一种。很多人肚里面莫名其妙地就长出一个个的硬块儿。什么原因?就是说把寒气留在体内了。所以治疗程序是这样的:一定要(先)祛寒气,然后呢再补中益气。祛寒气的方法有外敷的方法和内服的方法。外敷的方法就是说,当你受到、出现这种“洞泄寒中”的时候,记住,我刚才说了,不要马上去吃那些止泻的药。我看到现在广告上——吃一片就不拉肚子——是,强制不拉肚子了,那些该拉的东西出不去,你考虑过没有?这就像我们说的治那个脚气。你如果有寒湿之气或者湿热之气在体内,你就把脚给堵住了,那些东西还会乱窜。所以我们建议呢,第一绝对不是滥用什么抗菌素或者止泻的药,去把它止住。而且它也不是细菌感染,我们原来啊,就是现在医学治疗这种腹泻,马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抗菌素。结果肠道里边还有很多有益菌,一用抗菌素把那些有益菌也S掉了,结果导致什么,更为严重的细菌感染,甚至是霉菌感染。所以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碰到这种,就说我们说的这种水土不服的,导致的这种腹泻,他也强烈建议,或者让医生不用抗菌素,怎么办?补液。就是给你泡上那种糖盐水,怕你把自己的体液拉没了。
梁  冬:对。
徐文兵:补液,然后喝点热水,包括这种百分之零点九(0.9%)的这种盐的含量的糖盐水,就是让自己身体的自愈功能去恢复。这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当然我们中医比他认识更高一层。我们有办法帮你把里面中的这个寒赶紧给它赶走。怎么赶?
梁  冬:用什么方法?
徐文兵:两种办法。第一,我刚才说葱白了,怎么办呢?就把葱白切成段以后,放在铁锅里或自家那炒锅里炒,炒出那种香味。炒出香味啊,葱也变得有点焦黄,然后拿那个纱布一包,放在哪?
梁  冬:放在腹上。
徐文兵:放在肚脐上,肚脐叫神阙。你放到别的地儿,它那个气没门,没门,进不去。
梁  冬:对。
徐文兵:神阙是个阙,。
梁  冬:对。
徐文兵:它天然有个门,让你的气进去。所以这时候这个人会拉出很多白s的黏液,还放出很多臭的屁。那个黏液我们叫“泻”。是哪个xiè?
梁  冬:三点水 ''氵''一个''写''。
徐文兵:三点水一个写,就是泻出来了 。
梁  冬:写作的写。
徐文兵:嗯,写作的写。
徐文兵:有人说我的肠粘膜都给拉出来了,不是,那叫寒痰黏液,形成的那种寒气凝聚的东西。有的人说我拉出都像鼻涕一样的东西。恭喜你,寒气出来了。还放出了很多臭屁,那是哪个xiè?就是三点水一个世界的世,这是泄出来的寒气。这时候你再喝点这种糖盐水,或者喝点小米粥。拉完以后一喝,这叫什么?补中益气。
梁  冬:噢。
徐文兵: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再用点什么?叫“补中益气W”。里面有黄芪啊、党参啊、白术啊、茯苓这些药,给你补补气。补完气以后,你突然觉得发自内心的那种食欲恢复了。你再什么,吃点小米粥,吃点咸菜。什么叫小米粥咸菜啊?小米粥是甜的,咸菜是盐,比糖盐水还更高一级。
梁  冬:嗯。
徐文兵:是吧?!还有一种方法:就用我们腌咸菜那种块儿盐,块儿盐(英文叫 rock salt),把它放到锅里炒热,然后呢放在肚脐上。它没有那种通窍开窍的作用,但那个盐啊,经过了盐炒了那个热啊,我个人认为人啊、哺乳动物都是从海洋里过来的,那个盐的那种热的辐射,跟人体那种气的频率是接近的。
梁  冬:噢。
徐文兵:所以它那种盐块儿炒完那个热啊,渗透力比较强。你放在肚子上,它那个热气能把你渗透在肠胃里的这种寒气逼出去。
梁  冬:我看见,我有的时候,你去那些按脚的地方,他会给你一些热的东西, 是吧?
徐文兵:哎,很有道理。
梁  冬:有道理是吧?但是,他有两个,第一是他是拿微波炉叮的,很可怕是吧?
徐文兵:这个微波炉啊,我觉得那个热有点J,就是给人一种……
梁  冬:J诈。
徐文兵:J诈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梁  冬:不敦敏。
徐文兵:唉,不敦敏。还是拿铁锅吧,咱们炭火铁锅来炒一炒来,这两种方法是外用的。
梁  冬:请稍等一下徐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因为他这个东西,这个人用完之后就冷了嘛,再叮一下,拿微波炉,再给你用。那有些人身体都有问题呐,会不会传染?
徐文兵:气氛是可以感染的,就按这种方法去做,这是外用的方法。很多人说我泡泡脚行不行?我觉得这有点远水不解近渴,直接直达病所,是吧?直接治病求本嘛,你泡那个脚,求的是末,平常保健,没有大灾大病,保保健可以,你要是从脚上去治呢,叫有点胳膊拧不过大腿。
梁  冬:隔靴搔痒。
徐文兵:隔靴搔痒,有点不给劲。
梁  冬:那还有个方法,比如说做艾灸,这行吗?
徐文兵:艾灸,我告诉你,艾灸有点补的作用。
梁  冬:哦。
徐文兵:真正祛邪是什么?针刺。
梁  冬:直接。
徐文兵:哎,直接。我不是给你讲过嘛,有个,我说过那个,有个踏青的人早早的春天就跑到颐和园踏青,结果回来就肚子剧疼,一看他这个小鱼际这不是铁青嘛,我一看,小肠受寒了!当时就给他扎针嘛,扎得出一身冷汗,他还掐我一下。呵呵,我都受工伤!
梁  冬:呵呵呵~
徐文兵:这种不适合作艾灸,我告你啊,艾灸有一种温补封固的作用。
梁  冬:噢!
徐文兵:它不适合祛邪!
梁  冬:噢~
徐文兵:不太适合祛邪!所以这种就是什么我说的这种葱白,盐粒(炒盐粒),或者你找个大夫去扎针,出一身冷汗。我扎针的时候看那些人,就眼看着从皮肤上出那种汗珠,摸上去都是冰冷,那都是寒气。
梁  冬:嗯!
徐文兵:这是“外治法”!
梁  冬:好,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继续回来~
(片花+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和徐文兵老师讲到这个“长夏善病洞泄寒中”!
徐文兵:我刚才说“外治法”,现在说“内治法”!其实“内治法”在《伤寒论》里面有详细的论述!
梁  冬:怎么说?
徐文兵:因为《伤寒论》就是讨论,寒气从足太阳膀胱经进来以后经过阳明、少阳然后到太阴、然后少阴最后到厥阴。
梁  冬:对!
徐文兵:整个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伤寒论》里面很多方子都是治什么“洞泄寒中”的。
梁  冬:嗯!
徐文兵:最有名的一个方子,它叫“理中汤”,或者叫“理中W”。“理中W”里面有四味药:党参、干姜……
梁  冬:啊!
徐文兵:阿……“参苓术草”嘛!党参,炙甘草,干姜,白术。
梁  冬:嗯!
徐文兵:都是温热的药。然后治疗这种病的话呢,如果你觉得肚子特别疼,然后拉肚子,就是吃进东西不消化,拉肚子,我们叫“理中汤”、“理中W”……用它什么就是,干姜呢有一种辛热,干姜比生姜的力量要强大。
梁  冬:嗯。
徐文兵:生姜还是有点温。
梁  冬:嗯。
徐文兵:干姜就是热了,啊,就是“理中W”。
梁  冬:嗯~
徐文兵:如果这个人,这个吃完以后疼止不住,我们有个方子叫“大建中汤”。有“小建中汤”,有“大建中汤”。如果你是一般的疼,“小建中汤”。“小建中汤”是根据哪个方子化成的呢?--“桂枝汤”。
梁  冬:嗯!
徐文兵:里面用的是“肉桂”。这个如果“小建中汤”不管用,还有个“大建中汤”。“大建中汤”你猜里面用的什么药?
梁  冬:嗯……用附子啊?
徐文兵:不是的。
梁  冬:用什么啊?
徐文兵:“蜀椒”!
梁  冬:这什么东西啊?
徐文兵:四川出的那个“花椒”。
梁  冬:哦,对!
徐文兵:“蜀椒”啊。我们一般用那个花椒都不管用。我们都知道四川饭特点什么?
梁  冬:辣!
徐文兵:麻辣!
梁  冬:麻辣,嗯。
徐文兵:“蜀椒”……
梁  冬:祛湿是吧?
徐文兵:祛那种阴寒啊,就是说一般的肉桂啊、干姜都去不了的那个“阴寒”。它叫什么,“大建中汤”。这种人就是腹痛,然后拉肚子,特别剧烈啦,一般的药都不管用了,“大建中汤”!如果还拉肚子就是止不住,我们还有个方子叫“桃花汤”,用的是一种矿物药,赤石脂、禹馀粮,这个就比较深了,就是说吃药我们怎么办,《伤寒论》都有明确的记载,该给你用。如果到最后拉的什么手脚都冰凉,都快脱阳了,这就该用你说的那个。先用什么?“四逆汤”。“四逆汤”里面三味药,“附子、干姜、灸甘草”。
梁  冬:对!
徐文兵:如果还不行,那就用什么,“通脉四逆汤”,就大附子,里面就是加倍的用那个附子和干姜的量。再不行,加“葱白”,再不行,加什么?“吴茱萸”。“吴茱萸”叫什么,“越椒”,就是浙江一带出产的花椒。你看,中国古代人把这些药物都研究透了。
梁  冬:而且道地药材。同样一个药材,不同地方出……
徐文兵:哎,蜀椒、越椒不一样。
梁  冬:怀山(药)……怀庆府的山药。
徐文兵:对,四大怀药。所以这些呢,我们简单的人水土不服怎么办?藿香正气水,随身带一瓶。走到哪里水土不服了,出现这种吐泄的症状了,赶紧打开喝一瓶儿。藿香正气水里面,我记你跟红叶讲课的时候也说到了,藿香正气水里面的主药,藿香,白芷,苍术,紫苏叶,它是根据“平胃散”发展过来的。最关键的是藿香正气水里的那个水你知道是什么水吗?
梁  冬:他拿什么水弄的?
徐文兵:什么水,你喝过藿香正气水吗?
梁  冬:很少。
徐文兵:哈哈,没喝过!酒精。是酒。你喝藿香正气水……
梁  冬:哦,藿香正气水有股很难闻的味道是吧?
徐文兵:特难闻的味儿。我告诉你,如果没有这个酒来做这个药的引子的话,你光喝……现在也出了藿香正气片儿,藿香正气软胶囊,是吧,都是新剂型。我说这个花哨啊,没必要讲,新剂型的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疗效。如果你剂型改得很可口、很好吃、很简单、很容易服,但是没有疗效,干嘛?所以到这种状态下,喝藿香正气水那个纯提剂,就是我们说酒精提的,那个效果是最好的,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平常喝这个藿香正气水觉得特难喝。当你中了寒,拉肚子吐的时候,你喝藿香正气水的时候,你是香的。
梁  冬:嗯,因为身体自有大药,他自己会知道这个东西需要,是吧?
徐文兵:没错儿。你说动物为什么知道药?
梁  冬:它去找嘛,对吧?它就觉得这个东西(对自己好)。
徐文兵:就是它在那个病的状态下,它就闻着平常特难闻的那个植物,它就觉得是香的,它就去吃。
梁  冬:对!所以这个人体呀、或者这个生命它自己的这种伟大。
徐文兵:太奇妙了!
梁  冬:所以我觉得为什么还是要相信一见钟情呢?肯定是你的灵魂深处就需要那样的一个人,长成那样的,性格那样的来治你灵魂深处的病。
徐文兵:没错儿。这就是我们说……
梁  冬:老是一见钟情也不好,呵呵~~~
徐文兵:你是相信自然呢还是相信人为呢?
梁  冬:对,人为就伪了嘛。
徐文兵:但是我们就是相信那些接近自然的人为的东西,是吧?这就更理性一点儿。千万别把这种自然的东西贬得一无是处,老相信一些好像人为研究出来的东西。很多人为研究出来的东西,我总结一句话,连狗都不如。
梁  冬:嗯,当然喽。
徐文兵:为什么?你怎么不发明一个仪器去探测人的提包啊、D品啊?你怎么还牵条狗?狗懂科学吗?狗上过学吗?怎么狗能发现你发现不了啊?
梁  冬:我看见你的学堂里面有个狗的模型,还有狗的经络是吧?
徐文兵:对呀,我说过狗有足三里。
梁  冬:狗有足三里是吧?也有阴陵泉、阳陵泉?
徐文兵:有,什么都有。
梁  冬:你以前说过,有一些古代的人甚至也知道这个树的经络在哪儿,可以给树扎针灸,比如这棵树病了。
徐文兵:古代人,我告你啊,把树叫什么呀?鬼神村。
梁  冬:哪个村?
徐文兵:村子的村。就是王家村、李家村那个村。三家村。古代人对自然是非常尊重、尊崇的。我的形意拳老师马老师跟我说,古代人砍树,树长三年以上,都有灵性,古代人砍树之前提前三天去跟树说一声,说我要砍树了,我要砍你了,不好意思!比如说我要盖房了,需要这棵树。很尊重的。不像人现在,上手就……抬手便打,张口便骂。就是一种愚昧无知。
梁  冬:无礼,哦。
徐文兵:所以我建议大家夏天呢,就是长夏的时候暑湿比较重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藿香正气水,还有其他一些解暑的药,十滴水啊,仁丹哪,这些药作为常备的药。另外大家吃那个生鱼片的时候一定记住,多蘸点儿芥末。这个芥末,我研究啊,是治疗痛风的非常好的一个药。
梁  冬:真的?
徐文兵:诶,你平常啊……
梁  冬:多吃点?
徐文兵:多吃点芥末,你看我们老北京吃芥末墩儿,是吧?中国的这个芥末叫黄芥末,吃日式生鱼片的那个芥末是绿芥末。你知道我们身体负责清洁(的)清道夫是谁?身体里面有个器官。你猜啊。
梁  冬:清道夫……那是肝血?
徐文兵:嘿嘿,你知道我们古代没有进口的这种香皂、肥皂的时候,我们怎么洗手?
梁  冬:就胰子嘛。
徐文兵:什么叫胰子?
梁  冬:胰腺呐?
徐文兵:就是猪的胰腺。胰腺的功能就是分泌很多消化酶、淀粉酶、脂肪酶、蛋白酶。
梁  冬:可以分解脂肪?
徐文兵:分解脂肪,化油腻,清理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古代人用什么——猪胰子。所以我们现在还管这些香皂肥皂,很多地方叫胰子,叫洋胰子,很多人知道这个字儿,不知道啥意思。所以这个山葵长在很洁净的地方,本身那么辛辣刺激,它就能唤醒人的胰腺的功能,无论是预防或者治疗糖尿病、或者治疗这种血脂过高、过于肥胖、还有这种痛风,这种山葵磨的这个芥末必不可少。
梁  冬:我们看见芥末的时候已经是看见装在管子里,像牙膏一样挤出来。其实这个……
徐文兵:其实它就像一个小的竹笋一样,就是那么一个绿s的。我们中医用的一个,我们没有国产没有山葵嘛,我们用的是黄芥末,我们这个黄芥末结的籽叫白芥子,也是个中药。这个白芥子啊,你看古书药书上记载,专治皮里膜外的痰。
梁  冬:皮里膜外?
徐文兵:就是你们说的这个脂肪瘤,这个白芥子。
梁  冬:噢~就是中国人的这个芥末,芥末鸭掌这个芥末。
徐文兵:我们中国的黄芥末做的。
梁  冬:黄芥末这是?
徐文兵:黄芥末是一个品种,日本的绿芥末叫山葵。
梁  冬:黄芥末是个什么样子的呢?长成(什么样)?
徐文兵:长成什么样不知道,我们只吃过它的芥末,但那个白芥子是我们中药铺里有的,专门治这种阴寒的痰。你看你吃日式生鱼片的时候一定要芥末,然后呢,生鱼片底下有个绿s叶子,叫紫苏。
梁  冬:对,很多人把它变成塑料的了。
徐文兵:苏子叶,紫苏是解鱼蟹D的。然后它有一个红的拿醋泡的那个姜,日本人叫咖喱,其实就是姜。然后呢,还有~~日本生鱼片它有白丝,他叫大根丝,其实就是我们的白萝卜。这四味作料配上吃那些生的不好消化那生鱼片,正好是perfect!
梁  冬:我看见日本人好像不仅仅拿鱼来做刺身,好像拿鸡身、鸡肉也能做成刺身的。
徐文兵:那就是胡搞,乱配果子干了。真正吃生鱼片,我们都叫吃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那个脍,都是什么——水产品。中国人最早吃的是飞刀脍鲤,吃的是鲤鱼片儿。还有吃那个鲈鱼,“休说鲈鱼堪脍”,那个鲈鱼也非常好吃。现在我们吃的三文鱼、金Q鱼,还有些贝类。所有吃这些东西,阴寒不好化的东西,一定要加这些辛温的东西,或者索性就带瓶藿香正气水,一边儿吃,一边儿喝。吃这种阴寒的海产品的时候,切忌吃水果。水果里面有一种鞣酸,就和这种蛋白质会凝结成一个团,更不好消化。所以吃海产品的时候吃水果,一看,蠢货!吃海产品的时候喝绿茶,什么龙井茶泡的虾仁,我一看,蠢!
梁  冬:那只能吃炒的那种茶哈。
徐文兵:大麦茶啊。
梁  冬:大麦茶对不对,把那个麦炒一遍对不对啊~
徐文兵:喝大麦茶,或者直接烫壶清酒,或烫壶黄酒,实在不行咱烫壶烧酒,二锅头,那吃起来又好吃又好消又好化又好吸收,会吃。
梁  冬:所以啊,就是如果不懂的话呢,真的,吃的多也只是不同形式的慢性自S,对吧。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重新发现中医太美,感谢徐老师,谢谢!
徐文兵:再见!
《金匮真言论篇》第七讲广播版文字稿(2009-07-15 11:39:55)标签:厚朴学堂 徐文兵 黄帝内经 梁冬 中国之声 杂谈
《中国之声》播出时间:2009.07.11
经文: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仲夏不病胸胁,长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飧泄,而汗出也。
整理人员:慧从卢溪、半弯月、小翔、建良、小木头n、饺子樹、草木皆兵、yhlj、心雅、猪光宝器、子轩、zxiu、蓝s天空等。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欢迎大家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有请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我们事不宜迟,话说啊在上一期呢我们讲到了“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稍事复习一下这句话。
徐文兵:上期结尾的时候我们讲了这个医生的气和病人的气,谁压倒谁?
梁冬:啊,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徐文兵:有的朋友在博客里留言说,你说的是不是有点儿太玄了?其实大家可以看一下历史上的一些医生的传记。汉朝有个名医叫郭玉,这在史书上有他的传。
梁冬:哪个yù呀?
徐文兵:玉石的玉,这个人啊是一个医疗技术非常高明的一个大夫,但是当时的皇上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人给普通老百姓看病效果特别好,可是这个人邀请他给一些达官贵人、王公贵族看病效果就差强人意,后来还发现一个更有趣儿的,就是当这些王公贵族穿上平民百姓的服装,因为汉朝它也有等级的,穿衣服的颜s、质量都不一样,当这些王公贵族穿上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来找他看病以后疗效又特别好,这个皇帝就问郭玉说怎么回事儿,郭玉回答了几句话非常精彩,他就说:“医者意也。”这句话是郭玉说的,你以前可能听说过这句话。
梁冬:对,但我以为就是易经的易嘛。
徐文兵:“医者意也”。
梁冬:意味的意?
徐文兵:意思的意。这是郭玉说的,他说我们……,这句话怎么理解啊,就是现在的医生是用自己的理性的思维去看病的,那巫靠什么看病?
梁冬:意念。
徐文兵:巫,巫可不是意念。巫的层次要高,巫者神也。巫是用那种先天赋予那种神灵的本能去感知一些东西。作为医生呢比巫的层次要低一级,他说了一句话叫“医者意也”,这个后天的意识就会受到你所处的这种俗事的很多的东西的干扰和影响。比如说突然来了说,喔,这是多大一个官儿来找你了,然后呢这个人如果又是什么傲慢啊无理啊,他不是说他故意要傲慢,他多少年形成那种……那种。
梁冬:那个习惯。
徐文兵:那个当官那个架子或者那股劲儿,盛气凌人啊,威风八面啊,他不由自主地带到医生这儿,他就忘了,你是来求医的。你放的自个儿那个位置比医生还高,你让医生怎么弄?所以现在很多你说一些就是这种比较重要人物看病,比如说做手术,他都给你露出他要做手术那个部位,告诉你他什么病,他不给你露那个脸,他就怕医生什么?突然一看,哎呦,我给这个人看病,一下子拿手术刀就开始哆嗦。所以如果医生的这个意呀,受到了这些别人的这种气场啊或者是言语啊或者是其它的一些行为的左右的话,医生容易心不静,这种情况下看病就容易出问题。
梁冬:噢~。
徐文兵:还一句话叫:“医不自治”。为什么呢?医生得病了或者医生自己的家人得了病,你自己给他看,效果就不好。为什么不好?那会儿心是乱的。
梁冬:不冷静、不理性。
徐文兵:不理性了。就很难(保持)理性了——我该用D药用D药,该用热药用热药。叶天士有过这么个故事,他自己老母亲发高烧,他给别人看这病吧马上就生石膏30g、60g就用了,但这是他亲妈,他就不敢用了,他觉得生石膏太凉,他就哆里哆嗦10g、15g,结果这个烧就退不下去。结果叶天士没办法,把他的一个对手、对头,就是跟他有点这个(过节),文人相轻,医生互相也打架,他把他一个对头叫薛雪请来。薛雪他医术也非常高,但是理念上跟这个叶天士有点……
梁冬:相左。
徐文兵:呃,相左,薛雪起自己那个医馆的名号叫扫叶山庄。
梁冬:哈哈哈……文人也很可爱哈!
徐文兵:他母亲病了,自个儿治疗没效果,他就把薛雪请来,薛雪一看,这个病,你应该知道啊!这不就是白虎汤证吗!咵,生石膏60克,开了,一吃,烧退了。这是为什么?就是说给自己亲人看病的时候,这个医生,这个意就有点乱了。所以我们说“医不自治”,自个得病了,请别的大夫来看吧,这就说到了医生的气和病人的气互相地影响。就是说在很多细微的事J上把握的时候,中医他认识得比较深刻细腻。你要说,有的大夫说我上来就动刀子动剪子我就不怕,那你本身气势就很强,这就是说,意思是说,不是我胡说八道啊,古已有之,从郭玉这儿就有一种说法。特别,呃,孙思邈写过有《千金药方》,他里面提到叫“大医精诚”。
梁冬:对,李老让我背来着。
徐文兵:对,你要背。他这个大医精诚啊,你记住,这是大医,我们顶多做个小医生,或者做个“中医”就不错了,他里面说什么?凡大医治病,必当、必先安神定志,无欲无求。你说这个心理状态调到什么程度?这种情况下治病,那效果肯定好,可是从我自己来看,还有郭玉说的那种情况,我们都够不上那个级别。只能说,哎,有些病人我们治不了,有些病人能治。这就是对上期这个末尾一个补充。
梁冬:好,下面呢继续往下聊啊。话说秋善病风疟,疟疾的疟,对不对?
徐文兵:风疟,疟疾的疟。
梁冬:对。
徐文兵:呃,秋天,我们讲了,这个容易受秋风起,西风吹,啊,这种西风呢,带有肃S之气,如果你不及时地收敛自己的神气,不闭合自己的腠理和毛汗孔,容易受到这种比较肃S的西风的这种侵害,得的病呢,一个是受风,再一个就是什么?疟是什么意思?
梁冬:拉肚子吗?
徐文兵:疟疾,什么叫疟疾?
梁冬:疟疾不是打摆子拉肚子吗?
徐文兵:哎,打摆子,跟拉肚子关系不大。这跟疟疾什么意思,就是这个人会得一种一会儿发烧,烧到很高,一会儿……
梁冬:发凉。
徐文兵:发冷,哎,冷到就是打、打摆子,这个就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中医称之为往来寒热。
梁冬:西医怎么怎么形容这种病的?
徐文兵:西医,现代医学发现,疟疾它是有一种疟原虫,它还不是细菌,也不是病D,是一种微生物,叫疟原虫。疟原虫侵袭到体内以后呢,会造成这种疟疾,有的是形成一种恶性疟疾。你比如说我们到非洲,很多人就不适合那儿的(环境),不适应那儿的环境,得一种恶性疟疾,甚至要命。
梁冬:肠子都拉出来了。
徐文兵:呃,你又想着拉肠子,它是打摆子。
梁冬:说到这个地方,我真的要跟大家一起分享下,我一直以为疟疾指的是拉肚子。
徐文兵:不对,那叫霍乱。
梁冬:哦,对对对,霍去病的霍。
徐文兵:嘿嘿,霍去病。这个疟疾呀,就是为什么它会出现这种忽冷忽热?我们讲你如果阳气旺,你会烧。烧起来以后,把受到的这种寒气呀或者是病D啊,免疫系统把它干掉。
梁冬:对。好,稍事休息一下之后,马上回来。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金匮真言论》。
徐文兵:嗯,还有一种就是我烧不起来那我就往后退,这人就会发冷。所谓疟疾,就是处于一种正邪交争。一会儿敌人东风压倒西风,一会儿西风压倒东风。当我正气鼓舞起来的时候呢,我会发烧。但是当我正气消耗完了以后呢,敌人又厉害了,我就发冷。就中医讲,这种病是属于处在半表和半里中间的这么一状态。中药治疗这种疟疾呢有非常好的疗效,我们不是针对那个被感染的那个病D或者疟原虫去的。现在医学就说我怎么把疟原虫S死,我就不得疟疾。但是呢又犯了同样的问题。疟原虫有抗药性,一个疟原虫倒下去,千万个疟原虫站起来。
梁冬: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噢,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徐文兵:唉所以很多人说:要把这个话颠倒过来说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错了。我们古人一直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这个疟原虫这么治你S不完,可是我们现在发现中药不是针对疟原虫和病D的,我们是提高人的正气的。把他受的那种风邪或者是这种有形的这种物质的邪气,把它(赶出去)。我们正气强了以后,跟它取到了一种均势,我也不S你,你也别S我。咱们俩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梁冬:那怎么办呢?
徐文兵:哎~相安无事。
梁冬:还在体内吗?
徐文兵:可以还在体内。但它没有发作。
梁冬:会不会很危险?
徐文兵:不是很危险,就是说你想想啊,你吸一口气有多少细菌病D进去了,它怎么不S你呀?是因为我们有一套正气作为防线。有一个特别好治疟疾的药,现在也被世界卫生组织推广到了非洲。就是以前我们卖给非洲的,就是出口到非洲的,世界各地啊卖给非洲的药都是那些去S疟原虫的药,事实证明我刚都说了,疟原虫赶不尽S不绝。你这个思路有问题,所以呢这个世界卫生组织推广一个中药,这个中药呢,它不是S疟原虫的,是提高人的免疫力的,这个药就叫“青蒿”。就从青蒿里面提取了一种它的有效成份叫“青蒿素”,这是咱们建国以来要说中医药有没有发展,对世界人民的健康有没有贡献,青蒿素是一个比较大的成果。青蒿素是怎么发现的呢?就是我们古代人就是用它来治疗疟疾,治疗疟疾在那个晋朝葛洪写的一个《肘后方》里面就提到了用青蒿来治疟疾,但是人家怎么说这个药呢?他是用新鲜的青蒿榨汁绞汁以后去服用。现在医学我们用科学手段去研究就发现,你把青蒿拿水煮了它就没有效果,就按古人这个方法,把它新鲜榨汁然后呢,去服用。治疗疟疾效果特别好。
梁冬:说明它(青蒿)对温度敏感喽!
徐文兵:对,就说你的温度就把它里面的这种东西分子结构给破坏了,可是古人他没有现代这种所谓科学的方法,它怎么认识到呢?葛洪你知道干嘛的?
梁冬:干嘛的?炼丹的吧。
徐文兵:唉~广东罗浮山,葛洪采药、炼丹的地方,05年我还专门去参拜了一下,到那个洗药池、炼丹灶我还去摸了摸,中医的一个大家。
梁冬:那是道教的对吧?
徐文兵:道教的、道家的一个大师。
梁冬:他好像还作了很多这种道经里面这些书籍的一些注解等等,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
徐文兵:他写得最有名的一本经典著作叫《抱朴子》。
梁冬:噢~~!
徐文兵:抱是“怀抱”的“抱”,朴就是“厚朴”的“朴”。
梁冬:嘿嘿嘿,这句话的重点是“厚朴”,哈哈。
徐文兵:我以前讲过,道家提过一个口号叫“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葛洪提出来的,多么豪迈的一句话。
梁冬:传说中他是很长寿的。
徐文兵:他没有长寿,他活70多岁。他后面有个叫陶洪谨的比他长寿,活80多岁。这个“打摆子”啊,后来人们说,就是说任何中医认为的疾病都是身心不可分的,他表现为好像生理上的一个病其实有很深的心理原因。疟疾也是一样。
(片花)
梁冬:好了,下面还有句话叫“冬善病痹厥”。
徐文兵:“痹厥”,呃~因为这个风我们以前讲了很多了,就是说,说到人受风以后会咳嗽啊、过敏啊、就出现很荨麻疹啊,或者是很多这种瘙痒的病,其实这都是受风了。关于受风的这个穴呢,我再给大家重复一下。人体对风有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就是头项结合部,三个穴:风池、风府、翳风。中了这个风呢,容易脑仁疼或者面瘫。还有第二道防线呢,就是我说了那个要含胸拔背,肩胛骨要覆盖上后背。这儿有两个穴,一个叫什么,“风门”。一个叫“秉风”。这我们也讲了。还有一个风,就哪儿呢,这个风的名字叫“风市”。
梁冬:在哪儿?
徐文兵:“市”是“市场”的“市”,这是足少阳胆经的第31个穴。它在哪儿呢?就是我们双臂下垂紧贴裤缝,中指触及的那个部位,那一点叫“风市”。
梁冬:那你说刘备这种双手过膝的人,那不按到阴陵泉去了,哈哈哈,足三里。
徐文兵:有可能,有可能。但是这个定位来取的话一般我们都同身寸,这个人长成这么奇怪的样儿,他里面的经络和脏腑就有奇怪的,你一定要根据他的去取。你不能说人手里拿个尺子刻舟求剑,啊~书上说了,从这个股骨大转子到了那个膝盖那个犊鼻,然后说分多少份儿,取多少寸,不对。按人取。一定要按他手上去取,我临床碰见很多人,很多人很奇怪的。我们经常说取肚子上的穴吧,中间不是有个肚脐。我就能看到这个肚脐到这个胸骨啊,胸骨就是我们这个心口窝这儿。好多人的尺寸差别太大了,有的人就短,有的人就长,有的人吧心口窝这有一个,我们叫蔽骨。就是胸骨下面有个剑突是个软骨,有的人就没有。
梁冬:我就没有。
徐文兵:你就没有?
梁冬:是不是容易受伤?
徐文兵:唉~一定要保护自己的心包,那个“蔽”呀,就是我们“隐蔽”的“蔽”,“遮蔽”的“蔽”。就是说,这是一个好像是一个护心镜,有蔽骨的人,心里素质就好一点,没有蔽骨的人就稍微差一点。
梁冬:很容易受伤,伤心嘛,很容易伤心,是吧!
徐文兵:这就说到了取(穴),风市这个穴就专门治我们下肢容易受的一些风,下肢的话很多人说外面一有刮风下雨我有感觉。其实什么先受风了,先受风以后才会寒啊、湿啊、热啊这些邪气进来,就是说你把风掌握好这三道防线。可是我们现在很多女孩子穿超短裙,我一看那个短裙卡的那个印儿,正好露出个风市。
梁冬:然后呢,那个脖子还露出来,然后呢后腰还露出来。
徐文兵:脖子、腰、肩膀再露出来,后面这个肩胛骨露的多。
梁冬:所以我觉得…我经常看见女孩子穿那个衣服,以前还有个吊带,现在连吊带都没有了。
徐文兵:那天我们去参加《新周刊》晚宴嘛,我一看中国大饭店那么冷的空调开着,然后有几个美女穿的晚礼服,结果那大后脊梁就那么晾着。
梁冬:很容易得肩周炎。
徐文兵:还不如披个披肩,这很容易受风。夏天受到了秋风,有可能。这风我们就不再重复了。接着讲呢,就讲“冬善病痹厥”。冬天人的阳气往哪走?
梁冬:冬天阳气应该是往下往里的吧。
徐文兵:往里收了。其实从秋天就开始收了,我们说秋天要养收,收敛神气,令这个秋气平,这就是《四气调神大论》里面讲的。到冬天,冬三月叫“此为闭藏”,干脆我的阳气都藏起来,不往外出了。阳气收到身体里面以后呢,就是说……
梁冬:哪个部位呢?
徐文兵:内脏。最深的是脏,其次是腑。就是收到身了,不往体上走了。
梁冬:这我有一点点难理解。阳气怎么收到身里面去呢?
徐文兵:阳气你摸一下它温度嘛。
梁冬:噢!对。
徐文兵:是吧,摸一下温度。有没有阳气就知道了。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回来到《金匮真言论》,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这个,第几段呢?总而言之讲到,“冬善病痹厥”,刚才讲到了一个话题,就是阳气啊,收到內脏里面去,怎么才能收到內脏里面呢?
徐文兵:收到,你看噢,我们说吃冰棍儿,什么时候吃?
梁冬:我以前以为夏天吃,现在明白了,应该冬天吃。
徐文兵:为什么?
梁冬:有一次李老跟我讲的。
徐文兵:诶,你看。
梁冬:李可,李老说,他说,冬吃萝卜夏吃姜嘛。
徐文兵:为什么说冬天要吃冰棍儿?
梁冬:对啊。
徐文兵:其实你从这个自然哲学的道理来讲,就是自然界有什么,你吃什么。夏天有冰吗?除非你人为,做那个伪,有冰箱,然后呢有冰棍。自然界来说,夏天没有冰,你干麻要吃冰。什么时候有冰?
梁冬:冬天。
徐文兵:冬天有冰。咱们都吃过雪吧,打雪仗的时候,渴了抓一把雪,那会儿空气污染不是很厉害,那雪也挺干净。北京人讲了,冬天吃什么?冻柿子冻梨,冻海棠果,都是冬天吃的。为什么吃进去你不闹肚子呢?人体那会儿的阳气最热的就在肠胃里,所以你吃进去以后能把它消掉化掉,不落(lào)病,夏天人的阳气往哪奔呢?
梁冬:往外。
徐文兵:往外,四肢么,“若有爱在外”,全发散在外面,这时他內脏或者脏腑的温度比较偏低,你那会再吃冰棍儿,北京这两天40度,昨天42度我一看,可是就在这么热的时候,你吃什么喝什么?喝茶。
梁冬:喝热水,是吧?
梁冬:喝热茶,而且要喝红茶,不要喝绿茶。你看,冬善病痹厥,痹是什么意思?
梁冬:痹,广东话叫“骨痹”,就是那种麻痹旳意思。
徐文兵:是麻还是痹?
梁冬:麻是麻麻的,痹是没有感觉。
徐文兵:诶,痹是麻木不仁的那个不仁的状态,没感觉,就是说冬天容易出现什么,四肢——胳膊和腿儿——没感觉,痹住了,厥是什么意思?
梁冬:厥,厥阴经,厥,厥什么意思?
徐文兵:我们经常说“四肢厥逆”。
梁冬:冷嘛。
徐文兵:气血倒流。
梁冬:对啊。
厥呢,中医还有一句话,“热深厥亦深”(《医学心悟》:所谓热深厥亦深,热微厥亦微。),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很多小孩发高烧,烧得四十来度,都快抽了,你摸他的手……
梁冬:冰凉的。
徐文兵:冰凉的,这叫厥,气血不往这儿走,他倒流了,所以这个痹和厥,容易在冬天,其实就是说,当人阳气收敛的时候,可能要舍車保帅,人的肢体上就会出现一些这种痹和厥的问题,就是一摸手,鬼手,很凉,但是如果到冬天,出现手脚冰凉,还正常,我看很多人,夏天,这两天我看几个病人,一摸手,哟,这么热的天儿,您那手还这么凉,那问题就更大了,痹厥。
梁冬:真是很可怜了。诶,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冬天如果手冰凉的话……
徐文兵:冬天我们说了,容易出现冻疮,冻疮原因什么?阳气过不到那儿去。
梁冬:我记得小的时候,那时候很冷啊,所以把那个手伸到米缸里面去,有没有道理?
徐文兵:有。我们,我是六六年出生的嘛,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有点营养不良的。
梁冬:对啊。
徐文兵:就我们那会儿吃饭,还有粗粮细粮之分,细粮才百分之三十,粗粮,我们那会吃的叫钢丝面,你知道什么叫钢丝面吗?
梁冬:不知道。
徐文兵:就是玉米面儿,棒子面儿,压成跟面条一样,它一冷了以后,发硬的,你把它蒸熟了以后,弄软了去吃,叫钢丝面,吃钢丝,整天。那会我发现,我们那会就特別容易长冻疮,说明自己的营养不够,阳气不足,现在营养好了以后,我看得冻疮的人……
梁冬:也少了。
徐文兵:也少了,但现在呢,有一些人就是不注意养生,暴露太多,你看冬天,戴个棉手套,护个耳朵,戴个棉耳朵,保护好自己这些容易出现痹和厥的地方,你也就不会受到这种冻伤,但是你非要去铲冰卧雪去,那自找的。
梁冬:有一个技术问题哦,有些时候哦,尤其是在东北一些地方噢,有一些人呢,晚上喝了酒,因为冷,但是又想撒尿,于是呢就拿出来自己玩玩,但是呢,会不会因为那样,寒气就进去了?
徐文兵:你说就是出来撒尿?
梁冬:对啊,就是,就是……
徐文兵:东北,你不可能说那种冷天,东北人家里都有夜壶的,不可能出去撒尿。
梁冬:就是有些人晚上喝酒出来,比如说在餐馆里吃饭喝酒,然后就站在马路边儿……
徐文兵:我告诉你,喝完酒最容易冻伤,你猜为什么?
梁冬:为什么?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微信扫一扫,中国最精彩的文娱微信公众号:(ii027art)70万粉丝都关注!真心推荐!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