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兵解读黄帝内经文字稿

2017-01-15 | 藏家:崔K7
  徐文兵:是阴嘛!
梁 冬:对呀!
徐文兵:是吧!该阳的时候不阳,该阴的时候不阴。该到半夜睡觉,他睡不着;该到阳气生发的时候,他起不来。所以现在人就是完全跟自然节奏不同步,而且还是反其道而行之。到了这个分24小时对应24节气呢,我们简单地说一下,根据这段话,我们后面发明了“子午流注学说”。现在一些搞这个中医普及的一些人经常在提到这个“子午流注”,啊,它其实跟这儿来的。
梁 冬:那关于这个“子午流注”的情况呢,可能很多朋友都很关心呐,其实还有一个“灵龟八法”。
徐文兵:啊,“灵龟八法”是扎针的方法。
梁 冬:也是这个扎针方法。关于“子午流注”和“灵龟八法”这东西呢,马上继续回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片花)
梁 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仍然是和徐文兵老师呢一起哦,来学习这个《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刚才讲到呢这个一天当中也是有阴有阳、有阳中有阳、阴中有阴。不过讲到此处呢,又讲到这个“子午流注”,根据一天的变化。
徐文兵:《黄帝内经》给你指了个大概的方向,后面的医家呢就根据这个观察,就是说一天“阳气”是那样变化了,它也有个节奏。那么我们人体的阳气,人体对自己身体各个器官脏腑的关注程度它也有重点。在某个时辰,它那个阳气呢,你的心神大概在关注某个阳气,某个脏腑,所以我们就总结了一个更细的就是24小时对应十二脏腑的这么一个理论。
梁 冬:这个您得跟大家讲讲。
徐文兵:简单地称之为子午流注。子是什么意思?子时。
梁 冬:对!
徐文兵:午是什么?
梁 冬:午时嘛!
徐文兵:午时,啊,就简单概括这个时辰,我们有12个时辰。从子开始,然后呢,到那个亥结束。我们都知道,这个还对应了十二个动物,这个跟动物呢,更有意思,他是观察物候,什么叫物候啊?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动物在活动。你比如说子时对应的是谁啊?
梁 冬:鼠嘛!
徐文兵:老鼠,老鼠是半夜出来活动的。
梁 冬:噢~
徐文兵:发现没有?人睡着了,突然“窸窸窣窣”,啊,“叽叽喳喳”,诶,老鼠在磨牙,老鼠出来了。人睡了,老鼠出来,这跟它的属性有关。
梁 冬:嗯!
徐文兵:啊,所以我们现在很多人自认为什么很科学搞科研的人,是把给人吃的药喂给老鼠吃,你觉得这从哲学上合理吗?
梁 冬:应该是有问题的,对吧?
徐文兵:应该是有大问题的!它完全生活节奏、节律是跟人相反的。我们中药有个巴豆,知道巴豆吧?
梁 冬:我知道!
徐文兵:巴豆能……
梁 冬:拉肚子嘛,对不对?
徐文兵:对!都知道巴豆能让人泻肚子,而且有的泻得厉害还能把人给,拉肚子拉死。但是你知道那个巴豆给老鼠吃了,老鼠什么反应?
梁 冬:胃口大增?
徐文兵:哼~
梁 冬:拉不出屎?
徐文兵:哼~诶哟,你还真有悟性。巴豆另外一个名字叫肥鼠W。
梁 冬:真的啊!
徐文兵:这个老鼠偷吃巴豆以后吧越吃越胖,越吃越胖……
梁 冬:这个~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哈!
徐文兵:“匪鼠所思”,所以你要是拿巴豆喂老鼠,诶,看巴豆能让老鼠增胖,然后再用到人身上,把人给拉死了。
梁 冬:这个故事我觉得太经典了,太能说明当今的这个拿老鼠做试验的这个事情的荒谬性。
徐文兵:非常荒谬,我见过很多说打着科学旗号发展中医的人,就是拿动物做实验,还有一个做实验说:制造一种食积症,就是说要体验中医消食化积,他给那驴不停地吃,不停地吃,最后就是说驴就不想吃了,不想吃了以后,他打这驴,我说你是制造肝郁气之症呢,还是在制造食积症呢。所以现代人啊,已经蠢到了这个把人和动物等同并列的这种程度,他不尊重人的有差异性。
梁 冬:我还听说很过分的事情,你们中医学院,还在老鼠身上扎针灸咧。
徐文兵:老鼠身上扎针灸,有有有。
梁 冬:呵呵呵,也干过,扎个足三里什么的。
徐文兵:有有有,有。扎针灸那没准还给这老鼠治病呢。总比老鼠给它闹一个……还有呢,制造相思病。
梁 冬:诶,相思病是什么病?
徐文兵:他就让两个老鼠,或两个猴,本来是一对配偶,在发情期就让它隔着一个玻璃,互相看见,但是碰不见,说是要制造这种情欲不遂的动物模型,然后再给中药,说是中药能治这种害了相思病,得了这种出现一系列症状的人。
梁 冬:夫妻两地分居嘛。呵呵呵。生生的给那些夫妻两地分居的人吃点药。
徐文兵:以后有机会把这些动物实验病例总结一下,挺有意思的。
梁 冬:啍,太过分了。所以应之时就是子午流注,对不对?
徐文兵:诶,子时代表说,物候哦,老鼠出来了。然后丑时为什么对(牛),丑时是什么?
梁 冬:丑牛嘛。
徐文兵:一点到三点,为什么,那会儿是牛呢?
梁 冬:牛据说应该是在反刍。
徐文兵:牛有个特点,它有四个胃,先吃,牛有四个胃,你整天吃百叶,那么多百叶哪来的?全是我们一个牛有四个胃,要是一个牛一个舌头贡献,贡献不了那么多,食草动物。
梁 冬:是不是有些黑的百叶,白百叶啊。
徐文兵:有黑百叶,有白百叶。牛呢,它就一般在这个时候,它卧在那儿反刍。就把胃里面吃进去的草料,捯出来,在那就磨,放到嘴里去嚼,就是牛在反刍的时候,这叫丑时,下一个呢?
梁 冬:子丑寅。寅嘛。
徐文兵:就你属的老虎,寅是什么?
梁 冬:寅时,那就是……
徐文兵:你沒见过老虎,但你知道什么?猫,老虎也是猫科动物,一般这会儿,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老虎在这个时候已经出动了,起得非常早。你是个睡虎。睡到
……睡地虎。
梁 冬:我最近发现呢,我开始呈现出虎性了,常常四五点钟就开始醒了。
徐文兵:这老虎,寅时。然后呢,就是该卯时,就是兔。
梁 冬:卯时。点卯点卯。
徐文兵:对,点卯,这个时候上班了,兔子出来了,直奔虎口,一个食肉动物,一个食草动物。辰。
梁 冬:辰龙嘛。
徐文兵:辰龙啊,这个龙到底什么东西呢,我个人研究呢,是古代跟鳄鱼近亲的这么一种冷血动物,披鳞挂甲,它必需等太阳升到差不多一定时候,它才出来活动,所以叫辰龙。巳蛇呢,蛇就更不用说了,更是个冷血动物,足够暖,它才出来活动,叫巳蛇。到了中午。
梁 冬:午马。
徐文兵:我那属相,辛苦奔波,一日千里的那个马。
梁 冬:诶,按道理说,阳气最盛的吧,马呢应该是更冷才行啊,那个逻辑啊。
徐文兵:为什么更冷,它阳气足啊。
梁 冬:对,你刚才说龙啊,蛇啊,是因为冷,所以它等到太阳出来嘛。
徐文兵:对。
梁 冬:那最热的时候,应该对应最冷的动物。
徐文兵:马这个动物,你发现它有阴阳两面,它的奔跑能力,它的负载能力都挺强,但马胆子最小。你看过一个我们文革时候演的电影,叫《青松岭》的没有?
梁 冬:没有。
徐文兵:里面就描写一个钱倌赶车嘛,马路过一个枯树,呱,就惊,它古代写那个惊字。
梁 冬:对,下面有个马(驚)。
徐文兵:上面一个尊敬的“敬”,底下一个“马”,你看“惊骇”。
梁 冬:骇字旁边也是个马。
徐文兵:这马,胆子就很小,所以就可能它阴的一面。
梁 冬:很容易受惊吓。
徐文兵:很容易受惊吓。
梁 冬:受恐吓。
徐文兵:通心啊。
梁 冬:马是通心的,对不对?
徐文兵:马,什么也都通心。看你怎么着了,怎么做。但是这个,中午这个时辰,这个十二点,是通心的,要养心的人,中午这会儿眯一会儿。
梁 冬:对,所以十二点钟的时候,睡一下觉。
徐文兵:养心。
梁 冬:对。然后就是下午了,对不对。
徐文兵:未时。
梁 冬:未时。
徐文兵:羊,热,是吧。都说羊肉热,其实羊奶更热。现在这种牛啊,闹得这么多风波以后,人们都不敢喝牛奶了,改喝羊奶了。
梁 冬:问题是哪有羊奶卖呢?超市有卖的吗?
徐文兵:你怎么一想就是超市啊~想追求一点贵族化、个性化的生活,不可能……
梁  冬:在家里养一个?
徐文兵:不可能在超市里买,只能交几个农民朋友,让人替你养一个。
梁  冬:这个玩得很新潮啊,很高级。
徐文兵:对。将来有孩子以后,其实有些功夫是值得下的,避免你将来很多不可估量的损失。
梁  冬:红叶老师就常常建议我们喝点羊奶,他说羊奶好。
徐文兵:哎。羊奶是温性的,羊肉也是……
梁  冬:好喝吗?
徐文兵:没喝过。我从小对这个奶就不耐受,我消化不了奶。咱是苦命,只能吃面糊糊。
梁  冬:我有一次非常深刻的体会,就是平常在超市里买的这个羊肉吧,吃了没什么事。有一次有朋友从内蒙拿了只羊肉……
徐文兵:你已经第二次说这事儿了……
梁  冬:这这说……足可见这事儿在我生命中有多重要。
徐文兵:咳咳咳……这是触及到你这心神了。
梁  冬:嗯!
徐文兵:就是对它印象很深。羊呢,我目前知道的羊是非常对食物挑剔的一个动物,所以它一般人工圈养成功率不是很好,只好还是放养。所以这个羊啊,你给它加饲料……很多动物,我们家畜,很多家畜都吃饲料……
梁  冬:对。
徐文兵:现在一帮混账人就给牛还……牛本来是吃草的,他给牛(吃)磨成的那种骨头粉……
梁  冬:牛骨粉嘛……
徐文兵:是吧?什么下水磨成粉,结果闹了疯牛病。你本来给吃草的动物吃肉,本来这有问题。唯有这个羊对饲料还是很挑剔的,所以中国人的文化很大程度是个“羊”文化……
梁  冬:“善”呐……
徐文兵:你看我们很多字……
梁  冬:对,最好的字儿…….
徐文兵:好字儿,全是。“美”,美不美?羊大为美。“吉祥”,一个“羊”。“善良”,一个“羊”。
梁  冬:义(義)……
徐文兵:全是“羊”。所以以后有机会专门研究一下可爱的“羊”,呵呵呵。
梁  冬:唉,那“羊”之后呢?
徐文兵:“羊”就“猴”了。
梁  冬:咱们讲这个不是为了讲十二(生肖)对吧?
徐文兵:咱们这儿就是说你观察一下物候,什么动物什么时候活动的比较厉害。
梁  冬:那它跟我们这个身体的这个东西怎么……
徐文兵:下一步就讲对应十二脏了。
梁  冬:对。
徐文兵:下一个就是申猴。啊,酉呢是鸡,为什么对鸡呢?黄昏以后鸡就出现一个问题。它醒得早吧,跟着太阳走,太阳一落山,它也看不见了,眼睛就瞎了。所以叫什么?雀盲症。一到酉时,就是到了5点到7点这个时间呢,好多鸟儿就早早地、就赶紧回家了,或者栖息下来,不飞了。为什么不飞了?看不见了。就是维生素A缺乏症。很多人也会出现这个问题,一到黄昏看不见人了,赶紧给炖点儿猪肝、羊肝儿,一吃,哎……
梁  冬:啊~~~
徐文兵:这酉时。然后就是戌狗。戌时是狗,狗开始守夜。亥时,猪,呼呼大睡了。所以这是观察动物,随着这个十二时辰,阳气的变化而这么变的。
梁  冬:那这个东西跟人有……
徐文兵:人的脏腑也是对应的。那我们先确立一个四季啊。
梁  冬:嗯!
徐文兵:立春什么时候?几点?
梁  冬:立春在一天里面啊?
徐文兵:对,几点算立春?
梁  冬:我觉得  应该是上午7、8点钟?
徐文兵:你这春立得够迟的。
梁  冬:5、6点?
徐文兵:再说。
梁  冬:不可能3、4点吧?
徐文兵:诶,3点立春。为什么?你知道怎么划的吗?咱们确立四季,先立两个“至”,冬至和夏至。这俩日子一定,一年就一半儿一半儿就分开了;然后再立两个“分”,春分、秋分;那么冬至和春分之间,谁啊?
梁  冬:哦,那就是立春。
徐文兵:立春嘛。
梁  冬:所以应该是在12点到6点中间……
徐文兵:12点到6点中间是几点?
梁  冬:所以是3点
徐文兵:3点嘛,3点立春。古代你看道家几点起来修炼、打坐、吐纳、呼吸啊?
梁  冬:都是3点哈?
徐文兵:3点!
梁  冬:所以很多朋友啊,想追求出家人士生活,很不容易的。
徐文兵:你别看……呵呵,那你得7点得睡。
梁  冬:这倒挺好的,呵呵。
徐文兵:呵呵,对阿,我们7点还看新闻联播呢,8点还等着看电视连续剧呢。
梁  冬:对。
徐文兵:10点、10点多钟,11点还听国学堂呢。
梁  冬:很不容易啊,更不容易啊。
徐文兵:你再3点起来……
梁  冬:更不容易啊,各位同学还是在网上收听吧。
(片花)
徐文兵:所以你立春,针对二十四节气那个时辰,就是什么?3点。
梁  冬:哦~,原来是这样。
徐文兵:那立夏呢?
梁 冬:立夏肯定就是……
徐文兵:六点到十二点中间,几点?
梁 冬:九点啊?
徐文兵:九点就立夏了!那么立秋呢?
梁 冬:立秋肯定就是下午三点了!
徐文兵:下午三点立秋。立冬呢?
梁 冬:下午六点。
徐文兵:下午六点立冬(应该是下午六点)。所以这个四季你看吧。
梁 冬:都区分好了?
徐文兵: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一日之计在于晨!咱们可能立春那天还冷呢,咱们不建议起来,差不多过了春分的时候该起来了吧!我建议了我的很多病人,他们找我看病以后,其实他改变了一个第一生活观念,就是说你忙啥呢?这么忙这么累,图啥呢?后来他们人(家)发现,哦,原来我现在是以妄为常!
梁 冬:以酒为浆!
徐文兵:以酒为浆就不说了,我治很多病人原来喝两瓶啤酒,让我治了能喝五瓶。
梁 冬:呵呵呵~~~
徐文兵:耐受力提高了,第一改变了他这个妄,第二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我们很多人是什么,点灯熬油,置之死地而后快!就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以后,突然脑子里出灵感。有的人还抽着烟,不停的抽,满屋子烟雾缭绕,处于缺氧状态,这种缺氧状态导致什么?人到特别危险的时候本能就被击发,然后就好多灵感。
梁 冬:很亢奋。
徐文兵:很亢奋,很多灵感,然后文思泉涌,“哗哗哗”就写。但是你知道吗,这是一种不健康的方式,是吧?这叫“S鸡取卵、竭泽而渔”!我就建议他们慢慢改一下,我说你试试改早晨五六点钟,鸟儿在叫,空气清新的时候,你推开窗户换换气,你在那会写点文章,你试试,那种灵感也会有。
梁 冬:明天早晨就这样!
徐文兵:呵呵呵,明天早晨……没事,为时不晚。
梁 冬:徐老师,有一个技术问题啊,我看到有一个广告,经常在播的,就是有一Q人深夜的时候很亢奋,说上火了,然后来一个凉茶,那种方式就是说深夜亢奋然后喝凉茶?
徐文兵:这就是一个雪上加霜,这是一个害上加害。你看我们夏天很热,外面很热,然后你灌一杯冰水,外面受的是热度,肚子里边受凉度,他受两个夹攻。
梁 冬:对!
徐文兵:结果中暑了。中暑的表现是什么?又有热又有湿。我见到很多人心情特亢奋,或是性欲很亢奋的时候他干嘛?他说我冲个冷水澡。
梁 冬:对,以前都说嘛,有的年轻的朋友很焦虑,为某些事情,是吧?你实在不行的话就洗个冷水澡。
徐文兵:其实那没用,一点用没有。我们都知道,你比如说普通东西着火了,我们拿水给它滋灭了。大家都知道,如果化学试剂着火了,比如汽油着了、柴油着了,或者什么化学燃料,什么烯料着了,那会儿你改滋水吗?你越滋水那火越大。那怎么办?
梁 冬:用土。
徐文兵:那会儿就拿土埋,或者是拿什么,那种专门灭那种化学燃料的那种泡沫。
梁 冬:石棉~~对!
徐文兵:就给他覆盖了,隔绝空气,是吧?
梁 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治疗你这种心火、亢奋的火,或者是那种性欲的火,他应该有一种专门治它的这种,平衡它的这种热性的东西,而不是物理的温度。所以我们是内面燃烧的心火,外面又受着冰水的刺激,然后两个邪气共同干掉自己。
梁 冬:我觉得这个哲学就是“很多人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机器了”。
徐文兵:对,对对!
梁 冬: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吧?
徐文兵:嗯!
梁 冬:因为它是当成机器,所以它自然而然就把机器观……
徐文兵:简单粗暴。
梁 冬:机械观,是吧?
徐文兵:嗯对!
梁 冬:今天晚上很有收获啊,感谢徐老师来到我们的国学堂现场。下一周仍然是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再见!
徐文兵:再见!
《素问·金匮真言论》广播版第十期文字稿(上)(2009-08-12 08:55:41)标签:国学堂 厚朴学堂 黄帝内经 教育 梁冬 徐文兵 中国之声 杂谈
《素问·金匮真言论》第十期
《中国之声》播出时间:2009.08.01
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藏腑中阴阳,则藏者为阴,腑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
感谢参与整理:慧从卢溪、天机锁、悄悄、点儿、饺子树、yhlj、草木皆兵、无中生有、半弯月、文清、小翔、zxiu、子轩、猪光宝器。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上一周的时候我们讲到了,“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然后又是“天之阴”,为什么?“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
徐文兵:这个呢,就是我读的这本《素问》呢它有一个脱漏,在正常的《素问》里边它是这么说的,它把鸡鸣规定成半夜子时,半夜鸡就叫了,把合夜对应成黄昏,所以说从合夜至鸡鸣,天黑了吧,是阴,这段时间是逐渐走向特别黑暗的那个阶段,
梁冬:属于是阴中之阴。
徐文兵:阴中之阴。从子时,半夜子时,你别看最黑暗了吧,黑暗之中孕育着阳光,所以我说冬至一阳生,其实到半夜之时呢,尽管最黑暗,但阳气也开始生发了,所以他把从半夜到平旦,就是天亮那个阶段,也是黑夜,但它叫阴中之阳也。这是古人对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一个分类的方法,我们可以看出来,他不是跟我们一般人的认识是一样的。我们一般是用这个天热不热,或者冷不冷来评论这个阴阳,古人是看趋势,看你将来发展的势头。尽管还不是很热,但你的势头很旺,我就跟着你走,所以有个成语叫趋炎附势,我们判断是趋炎,下午热,那应该是阳中之阳,上午冷那应该是阳中之阴,不对。人家是什么?附势,看它发展势头,你别看上午不是很热,但太阳一直是往上走的,这个是发展势头……
梁冬:所以属于阳中之阳。
徐文兵:对,阳中之阳。下午你别看热,但是太阳逐渐在往下沉。
梁冬:就属阳中之阴。
徐文兵:哎~!所以你说炒股票是在大家都入市火爆的时候,有的人就看出要走下坡路了,人家就抛了,我们还追着往上赶,接着就被套进去了,是不是?借你一双慧眼,你能看出来它的发展势头,看出发展势头它是说它属于阳气很足,它会逐渐往上走,这就是需要人去用心去体会。
梁冬:对,那你觉得现在中国股市是阳中之阳呢,还是阳中之阴呢?哈哈……
徐文兵:我就知道现在股市又涨了。但是作为医生来讲,我觉得他应该恪守一个职业道德,就是什么?――心情一定要平静。如果你去炒股,你的心情跟股市一样起伏跌宕的话,我觉得你不可能有一种平静、安详、平和的心去体会病人的脉搏。心有所属,心有牵挂,你心不在焉你给人看病,我觉得体会不到,也可能是我这种能力啊。也有那种高手,上午炒股,下午看病,或者一边炒股一边看病有这种高手。我反正做不到。
梁冬: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这个炒股呢,是生活职业之外的一个事情,算是业余爱好,其实啊,他可不可能把它分得那么开的,当你真正投身进去之后呢,你就没有那么从容了。这话就说远了。说回来,今天我们讲到这个“夫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
徐文兵:上一期节目《金匮真言论》的第二部份的第一段讲的是怎么划分昼夜的阴阳,我们上期也讲了子午流注,就是说从子时,一直下来到午时,然后再到亥时。这个,依据这段话,后世又发展出了子午流注理论,它把那个各个时辰对应的脏腑呢,都按那个经络,就是我们讲后天之气那个流注的顺序,全部给贯穿起来,你比如说从三点到五点是属于肺,五点到七点又属于大肠,七点到九点呢属于胃,这就是我们经络理论对《黄帝内经》的一个进一步的发明,啊,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讲。今天我们讲呢就是第二部分的第二段,就开始划分人的阴阳,你知道了四季的阴阳和昼夜的阴阳以后,目的是什么?目的是让你拿你的人的脏腑经络气血去应和天地的节奏和变化啊,所以就两个字:一个是要“和”;一个叫“谐”。“谐”是什么?一样,(皆嘛),就是一样、共振,频率是一样的。就是天亮了你出来,日出而作;天黑了你休息,这叫“谐”。什么叫“和”呢?就是不要太过,天气太冷的时候,你要跟它“谐”——就我去冻着,你要去穿棉衣、睡火炕,你不要让它太冻,把你冻坏了。夏天呢太热了,你稍微呢树荫底下坐会儿,扇扇扇子,不要让自己热得中暑,这叫“和”。“和”是不同;“谐”是同。
梁冬:那,什么时候应该“和”,什么时候应该“谐”呢?
徐文兵:就是要掌握那个“度”。所以中医不好学就在这儿呢。很多人告诉我:
《金匮真言论》广播版第十讲文字稿(下)(2009-08-12 08:58:28)标签:国学堂 厚朴学堂 黄帝内经 教育 梁冬 徐文兵 杂谈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刚才讲到人身体的阴和阳。大家一般人都知道外面是阳里面是阴,舌头是属于阴中之阳,也知道呢背上是阳,腹部是阴。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肚子里的脏腑啊它也分阴阳。
徐文兵:没错。
梁冬:所以呢,“故人身之脏腑中阴阳,则脏者为阴,腑者为阳”。
徐文兵:或者念成这个“藏”(cáng)者为阴,腑者为阳。”
梁冬:哦,这个字也可以念“藏”(cáng)
徐文兵:“藏”它是个多音字。封藏在里面,我们叫藏(cáng),单独把它当成一个名词来念,我们管它叫藏(zàng
梁冬:全不能拿出来玩的。
徐文兵:你摸不着,他说:你这个怎么就摸不着?
梁冬:肝、心、脾、肺、肾。
徐文兵:这个摸不着呢就是说,我们很多人说自个儿吃的不合适想吐,一抠嗓子眼儿,哗,吐出来了。证明什么?有些脏器你是能摸得着的。包括现在做些什么内窥镜检查,做个胃镜。
梁冬:伸根管子。
徐文兵:伸根管子进去能看见胃。做个肠镜伸进去能看见。包括现在还做些什么内窥镜的手术。这其实说你还是能看得见,它还有阳的一面。这种器官我们称之为“腑”。什么叫腑呢?就是说盖一个房子,但里面能放东西,开开门能进去,这叫“腑”。可是那些藏在深宅大院里面没门可走也进不去的那个就叫“脏”。所以我们中医呢把五脏六腑把身体的脏腑器官呢也分成两组。能摸得着、看得见的,跟外边相通的这叫腑。腑呢一共有六个。
梁冬:如果按书上念呢它是先说的是阴的。
徐文兵:先说脏吧。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这个“心”我给大家强调一点儿,这是心包。
梁冬:是指心包,就是那个长得像……
徐文兵:就是肉心。就是我们现在解剖学上说的那个心。它是一个有形的器,能看得见。其实古代人说的那个“心”泛指人的心理活动。
梁冬:嗯,包括情志啊……
徐文兵:包括心神、情志、情绪、情感、思想这都是那个“心”。这叫五脏为阴。下边儿呢叫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
梁冬:其它我都知道啊,我特别想问的啊这“三焦”是个什么东西?
徐文兵:“三焦是个什么东西”。
梁冬:哎,有意思吧,三焦就是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嘛,阴中之阳嘛。
徐文兵:三焦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以后会学这个“六节藏象论”。我现在跟大家说呢,其实就我理解的三焦呢,我学的这个门派呢是我们国家建国初期呢,有一位大的医家,也是位大的道家,叫周潜川,大家可以在网上搜一下这个周……
梁冬:哪个“潜”、哪个“川”?
徐文兵:“周”就是徐小周的“周”,呵呵。潜水艇的“潜”。
梁冬:徐小周的周是不是一周两周的“周”啊?
徐文兵:对。“川”是四川的“川”。
梁冬:啊,潜川。
徐文兵:周潜川他是集这个道家和中医,还有一些其它方面学问的一个大成的这么一个人。他把《内经》的很多理论呢,他给验证而且发展了。他认为三焦是什么?三焦就是我们的胰腺。
梁冬:哦,胰腺。
徐文兵:你看你读一本《黄帝内经》里面儿,就两个器官没有,胰腺没有。
梁冬:嗯,还有什么?
徐文兵:还有一个器官,就我说的那个男人的阳中之阴没有。
梁冬:哦~。
徐文兵:这俩没有。但是它包括。它肯定有代指它的东西。胰腺就是——它。
梁冬:那阳中之阴,那个是用哪个代指?
徐文兵:哎~,我们这也有考证,我们《黄帝内经》有一句话叫“凡十一藏(皆)取决于胆”。很多人奇怪,说你六腑里面有个胆,五脏六腑的六腑里有个胆。
梁冬:对啊。
徐文兵:中医还有一个叫“奇恒之腑”,奇是奇怪的“奇”,恒是那个恒心的“恒”。奇恒之腑里面脑、髓、骨、脉、胆、女子胞(子宫,卵巢),奇恒之腑,还有一个胆,怎么回事儿?
梁冬:那个“胆”其实不是那个胆。
徐文兵:其实那个“胆”不是那个胆。
梁冬:哦~。
徐文兵:可能人说陕西话,“蛋”(睾W)。
梁冬:哦~~~!
徐文兵:学生给记错了,记成“胆”。
梁冬:嗯。
徐文兵:哈。这就是题外话。
梁冬:陕西话!
徐文兵:就是你说这个“三焦”指什么?
梁冬:对。
徐文兵:周潜川老师的理论呢,就是说这个三焦就是指人的胰腺。
梁冬:胰腺?!
徐文兵:胰腺。这个胰腺呢,它既是一个内分泌器官,又是个外分泌器官。
梁冬:到底什么叫内分泌,什么叫外分泌?
徐文兵:内分泌呢就是说它把激素直接释放到血液里,也就是藏(zàng)里,它不往外排。比如说我们很多,比如说肾上腺素,肾上腺或者脑垂体、甲状腺,它直接就分泌到血里面。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分泌到血里面的就是胰岛素,降血糖的。但是呢,胰腺又是个外分泌器官,就是它把它分泌出来的这些酶,直接释放到我们的腑里面,就是消化道里面,十二指肠里面、小肠里面。它分泌胰腺淀粉酶、胰腺脂肪酶,或者是蛋白酶。它去消化食物,所以它是就像一个门轴儿一样,可以往里开、可以往外开。所以我们管它叫少阳。少阳处于半表半里。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这个三焦呢,按周潜川老师理论呢,他就认为是胰腺。
梁冬:哦~。那所谓的这个糖尿病,就跟这个胰腺是有关的?
徐文兵:三焦出问题啦。你看这个糖尿病我们管它叫三消嘛。
梁冬:对。
徐文兵:上中下三消。上消表现出来是什么?
梁冬:消渴。
徐文兵:消渴嘛,就是说能吃能喝,食欲亢盛。中焦(消)呢,吃了就化,嗯,就是特别容易饥,消谷善饥嘛。
梁冬:嗯。
徐文兵:刚吃一顿饭,又饿了。下消呢?兜不住尿,吃了就拉,人体还变得特别消瘦。一看我们说,现代医学说是胰岛素的问题,中医说,三焦出问题了,上中下三焦出问题了,其实是对的上号儿的。
梁冬:通常治三焦的病有什么样的心法和手法呢?
徐文兵:三焦我讲过了,就是当你这个胰腺的消化脂肪的这些酶出问题的时候,你就要从外面去补充,我们以前洗手用的叫胰子,其实就是动物的胰脏,它能够化油腻嘛。
梁冬:对。
徐文兵:对。所以你要是确实胰腺出了问题,也有意识地去以脏补脏,去用一些这些动物的脏器去治疗。还有一个,就是三焦得病的话,三焦对应的时辰,你知道几点?
梁冬:几点啊?猪?
徐文兵:猪,猪的那个时辰,9点到11点。
梁冬:所以胰腺不好得糖尿病的应该在……
徐文兵:9点以前睡觉。
梁冬:太对了!太对了,太对了。
徐文兵:太对了吧?
梁冬:看完新闻联播,充其量再看一下焦点访谈,就差不多该睡了。
徐文兵:嘿嘿。
梁冬:呵呵呵。咱们的节目就网上听听得了。
徐文兵:哎,网上听,千万别熬夜。
梁冬:千万别熬夜,犯不着,是吧?嗯。呵呵,估计很少有节目这样跟听众朋友们说的。
徐文兵:就来劲了。
梁冬:那刚才我们讲到了这个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刚才啊,您讲的这个阴和阳,它为什么就是,那个那个,能够,空心的部分就是……你看这个。
徐文兵:腑。
梁冬:对啊?腑嘛。
徐文兵:空心的就是腑。
梁冬:那是阳喽?
徐文兵:是阳。就是说,我们叫六腑叫什么?传化物而不藏,就是吃进去东西,你要是留在那里变成实心了吧,就是说本来是阳你变成阴了,
梁 冬:阳是走过(场)?
徐文兵:走过场的!
梁冬:对,化的!
徐文兵:就是更虚更实,传化物而不藏!吃进来东西我把你干掉,分解了,然后把糟粕一排,我任务完成了,它像一个传送带。
梁 冬:它是往外的。
徐文兵:哎~!就是它对外开放的。接纳进来然后排出去,有营养的留下来,没用的或者是没营养的排出去。这是六腑的功能,我们叫更虚更实,比如说胃实的时候,小肠是空的,等胃把这个实物磨成乳糜传到小肠以后,胃空了小肠实了。它总是保持着这种虚位以待,然后呢就是传送下去这种不停的状态,这们管这种状态叫------运化!是吧?!
梁冬:哦~!所以说虚怀若谷是阳气很足的表现?
徐文兵:虚怀若谷是谈到心理的一种层次了。就是说你能接纳不同的意见,你能接受更新的信息,你不是我就是满了我就抗拒一切。很多人是带着很重的偏见去学中医的,这就像茶杯里面倒满水,你再给它倒,不可能了。除非你先倒掉一部分。
梁冬:嗯
徐文兵:啊。我们管这六腑的这种运化功能叫阳。所以很多人说:徐大夫,我去运动好不好?我说:你是运呢还是动呢?运指什么?运其实就是指食物从吃进来到排出去这个过程。如果你体内阳气足的话,它会运得很好,但是我们现代人,很多人不运,不是那个不孕不育啊!
梁冬:对!哈哈哈……
徐文兵:吃进去的东西不运,不运为什么?一个是阴太过,你吃太多,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什么?阳气不足。你六腑的那种,肌肉的那种收缩弹性太弱了。
梁冬:有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他说太极拳的本质啊,其实就是通过自己身体晃来晃去呢,让他自己的内脏产生磨擦。
徐文兵:哈哈哈……这也太简单了。这又不是玩那个……
梁冬:简单粗暴,太简单粗暴了。
徐文兵:太极拳的本意是什么?――忘我。忘我,忘掉后天赋予的你那个畸形,刻意,强迫的那个我。恢复到你那个本能,本能会让你动。
梁冬:为什么太极拳是这个样子的呢?你稍事花一两分钟跟大家讲讲吧!
徐文兵:太极拳,形意拳,包括这些八卦掌,很多内家拳,他打拳之前,第一J事叫练功。
梁冬:嗯。
徐文兵:练功是指什么?听说过一句话没有?――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梁冬:对。
徐文兵:什么叫练功?
梁冬:练功实际上就是把那个气搞顺了。
徐文兵:你说对了。练功就是先蓄气。先把气蓄起来,就是咱有了本钱,然后呢把气运到它该去的地儿。
梁冬:对。
徐文兵:这叫练功。现代人都是花拳绣腿,有形无气打那个架子。一看打着打着就断气了,根本就……
梁冬:像中国足球就这样子嘛!请了很多外国教练,上半场还踢一踢,下半场就不行了。
徐文兵:有形无气。所以,所有的中医或者道家的那些内家拳,都要练气的。
梁冬: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
徐文兵:阴有一个说法,也是《黄帝内经》的。说: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腑者,传化物而不藏也。这就是说,各归其位。
梁冬:对。
徐文兵:我经常给学生讲的,我说,别走错了厕所。男人进男厕所,女人进女厕所。你是脏,你就要做符合你的本性的事。你是腑,你就去做你腑那种本性的事。
梁冬:各安天命,各守本分。
徐文兵:哎。但是如果是脏在运,在化,在传化物而不藏,这个人就是在干什么?在漏精,在失血。
梁冬:哦。
徐文兵:是吧?!它本来是藏精气而不泻,这个泻,就是三点水,一个写字的写。所以我们人出现什么流血啊,流汗啊,遗精啊;这都是本来应该藏的精气,给泻掉了。还有网友问我,徐大夫,你对献血怎么看?我说献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献血那个人更伟大,我们很多那所谓打着某某专家那种幌子,说句什么话?――献血没有害处,而且还能促进那个造血细胞的分泌。啊,你越献血,血越多。我说这就是灭绝人性,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吧?!那人家献血的人就成犯贱了。我贱了,我犯贱了。我血多得没地方放了,我就每个月抽它二百、四百毫升的。血都是肾精所化,本来在血管里流动,你强行粗暴插进来一个针头管子,把我抽走,这其实就是在流失自己的精气。
梁冬:那我有个技术性的问题哦?
徐文兵:嗯?
梁冬:为什么女性一辈子比男性献血献的多,不管是有意无意的,但为什么女性的这个平均年龄要比男性的要高?
徐文兵:是这样啊,人家出血那地方正好是阴中之阳,是孕育胎儿,是最热的地方,所以你看啊,女性子宫一受寒,她月经就不来,或者就闭经了,或者就会痛经,那儿就寒住了,那个地方是阴中之阳,是该热,该出血的地方,你是流鼻血,人家是从那儿出血。
梁冬:失敬,失敬。
徐文兵:这就是各安其位,各司其职,它从该出血的地方出血,那是它正常,还有我碰到的啊,我碰到一个中医大夫,他有个脊髓漏。
梁冬:什么叫脊髓漏?
徐文兵:脊髓漏就在,后面我们有个脊柱嘛,脊髓那儿就是天生出来有个漏管。
梁冬:啊?
徐文兵:漏管,有,有这种人,他呢只要是身体一弱,或都是出现一种病痛,他就从那儿开始流脓,他这个大夫很奇怪,他说我比你们五脏六腑……你们都六腑,我七腑,我还有个排D的。
梁冬:漏管。
徐文兵:漏管,当年我小时候听他说过,等我长大以后,就觉得好像不对吧,您漏的是精啊,那是不该漏的地方,后来这个人很短命死掉了,死的时候体重就剩下四五十斤,其实他在漏精,所以该藏精那地方,你不要让它漏,该传化物,你不要让它不漏,很多人便秘,拉不出屎,尿不出尿,这都是什么?六俯没有阳性了,没有这种传化之性了,很多人是什么,漏精,该藏精气漏掉了,你比如什么,女人变成男人了,太张狂,太张扬。
梁冬:就是女人变成男人也不好,是吧?
徐文兵:男人变成女人也不好。
梁冬:但是咱们这个社会嘛多元化、多元化。允许大家都可以朝着自己认可的方向发展。
徐文兵: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梁冬:就像那个《入殓师》里面讲的,就第一个镜头,你看那个电影,对不对,它第一个镜头,表面是个女孩子,他其实是个男孩子,但他其实想做个女孩子,所以各随其愿。
徐文兵:对,各从其欲,皆得所愿,那个电影我看了,我是,因为我从小对这生死特敏感,属于这种心包经比较弱的人,我小时候啊,我爸骑车带我路过花圈店,我都不敢睁眼,就那么敏感,所以咱谈不上生而神灵啊,生而敏感。
梁冬:不带这么吹捧的。
徐文兵:后来这个毛病怎么纠正过来,就是那个上大学一年纪就学解剖课嘛,就摸着那个泡在福尔马林里面那些,那个尸体,这个摸之前,医学院里面的学生们,都是很尊敬这些贡献尸体的,足足一个学期没吃过肉,那会吃点肉挺香的,但是把自个那个,一见了这种死人或者死尸的那种心理给纠正过来了,所以看入殓师的时候,我又唤醒我当年那个,上解剖课的那种感觉,那入殓师不是后来装了一个腐败的尸体吧,回家后,他老婆正好把那个鸡切好了,肉剁好了,涮火锅嘛,他一下就去吐了,我一下想起我上大学学那解剖课,其实那部电影非常好,揭示人性,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其实这个电影是……
梁冬:透过死来讲生。
徐文兵:拿死人来说活人的事。
梁冬:对,这部电影之前我和伯凡在那个《冬吴相对论》里面讨论过,他因此感受到的日本文化和一些……
徐文兵:任何国家都有大师,能拍出这样电影的人,他绝对不是,现在我看好多都拍感官刺激的,看完以后没想法,看完这个电影以后,让你想到有很多。
梁冬: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它有顺序嘛,为什么是肝心脾肺肾呢,请问?
徐文兵:木火土金水。
梁冬:看,我觉得我是有进步的,徐老师。随便一问这问题。
徐文兵:都问到点上了,木火土金水,它们是一个相生的关系,我记得我小时候跟我妈学中医,我妈就告诉我,说五脏的时候一定要这么说,肝放在第一位,因为它代表春天,春生,然后木火土金水这么个顺序,我们一般人都说心放在第一位。
梁冬:再次说明这个微言大义。古代的人啊,任何一个地方,他只要是经典的东西,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
徐文兵:说话都有讲究。
梁冬:真的。
徐文兵:孙悟空老师敲孙悟空脑袋三下,孙悟空就知道:哦,半夜三更子时要传我道,我就去了。你看,我们敲三下都知道疼得不行。
梁冬:对,所以就像钱老,钱超尘老先生啊,钱超尘老先生讲的项背强(jiāng)儿儿(jījī)[E2] 嘛,很多人叫强shūshū。
徐文兵:我们上学时候的时候是念强shūshū的。
梁冬:他那天特别考究,为什么我这次请……就是前段时间请他来做《伤寒论》这个版本嘛,他说这个字啊,不是念jī也不是念shū,念jǐn[E3] ,他把不同几十个版本的《伤寒论》对照之后得出结论,这才能解释这个项和背紧张的那种感觉。
徐文兵:钱老是我、我们上学时候的老师,虽然没有直接给我上过课,但是我对钱老是非常敬佩的,真正研究中医,包括医古文,汉字,这是一个大家。像我研究的什么《字里藏医》啊,研究那点字,都是自学成才,一看就是那种业余路子,钱老那是(大家)……
梁冬:工农兵大学
徐文兵:我是工农兵大学都排不上,钱老那是大家,所以你要好好挖掘挖掘。钱老是研究医古文,研究医史都非常精到。
梁冬:训诂大师。
徐文兵:训诂大师。所以好好发掘一下啊。
梁冬:对对对。所以呢,刚才我们讲到啊,这个从内脏里面呢肝心脾肺肾是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呢皆为阳。这个六个腑啊,就是胆、胃、大肠、小肠、膀胱,这个膀胱,它是有什么值得讲的么?我看我们背上的那个膀胱经啊,据说是全身最重要的一个排D的这个经。
徐文兵:“排D”就是把中医通俗化了。没办法,普及中医嘛,借用一些概念,这个膀胱啊,它属于足太阳,它是我们这个十二正经啊,十二正经是六藏六腑代表的经络,它和奇经八脉不一样。十二正经里面行走路线最长,然后穴位最多的经络就是足太阳膀胱经,一共有这个67个穴位,另外它是足太阳,它走在哪?
梁冬:那肯定是走背啦!
徐文兵:哎,你看,我们说背为阳,腑为阴,你说一下它的经络名字,你就大概知道它走在什么位置,这就(是)我们学阴阳的好处。这个“善[E4] 诊者,察s按脉,先别阴阳”。先把这个队给人排对了,站错了队就出问题。这个足太阳膀胱经呢,它覆盖在我们的头顶,后背,腰,然后呢还有我们这个腿的后面,最后走到小拇指,所以它的行走路线特别长。更为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五脏六腑的那个俞(shū)穴,俞就是那个姓俞的那个的俞,愉快的愉的那一半,六藏六腑的那个俞穴,都在膀胱经上,所以你就很难分清楚,你到底是在刺激膀胱经,还是在刺激六藏六腑在后背的代表穴,所以它非常重要。
梁冬:所以推背是很重要的了。
徐文兵:推背很重要,保护自己的腰背也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们得病的最早表现,伤的就是足太阳。
梁冬:哎,我们以前谈到这个话题,就是背背佳这个事情,类似于这样的东西,是吧,啪,一绷,那个电视直销也弄的挺直,是吧?就是这种事情……
徐文兵:这种就是干……咱不能骂人家啊,这就是干阴不阴阳不阳的事。背为阳,阳应该是凸起来的,胸腹为阴,应该是凹下去的,所以应该是虚其心。
梁冬:所以有一点点含背,驼背是好的咯?
徐文兵:不是驼背,是拔背,是把这个肩胛骨撑起来覆盖我们的背,把胸含进去,这是人的健康姿势。现在是强迫人们都“挺身而出”,这个挺身而出没错,是在应急状态下,敌人冲上来,我们应挺身而出,这是需要奉献你自己的时候,现在是和平时期养生的时候,你干嘛要老挺着你的胸啊?挺胸的结果就是让女人变成男人,挺胸的同时就凹背,让男人变成女人。
梁冬:谢谢徐老师,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徐文兵:再见!
《金匮真言論篇》第拾壹講廣播版文字稿 (上)(2009-08-19 13:59:51)标签:厚朴学堂 黄帝内经 国学堂 教育 梁冬 徐文兵 杂谈
《金匮真言論篇》第十壹講廣播版文字稿
播出時間:《中國之聲》2009.08.08
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爲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故背爲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爲陽,陽中之陰,肺也;腹爲陰,陰中之陰,腎也;腹爲陰,陰中之陽,肝也;腹爲陰,陰中之至陰,脾也。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故以應天之陰陽也。
參與整理:淙淙流水、沙、慧從盧溪、小翔、點兒、天機鎖、yhlj、絲雨琦琦、雪狐、zxiu、半彎月、餃子樹、子軒、悄悄、建良、weiping等。
梁冬:然也,重新發現中醫太美,大家好,歡迎收聽今天晚上的國學堂,依然是和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來學習《金匮真言論》。徐老師好!
徐文兵:梁冬好!聽衆朋友們大家好!
梁冬:我覺得實在是太幸運了,能夠每周周而複始地做同壹J事情。
徐文兵:不煩嗎?
梁冬:這很愉快啊,就是以前那些人每天都要禱告的,每天禱告的東西是壹樣的,所以他有安全感。就是有壹個人楊立華教授在北大的他跟我說,他說:“自從人們的早上由新聞代替了禱告之後,人就開始變得焦慮了。”因爲新聞每天都是新的,禱告每天都是舊的。
徐文兵:哎,真的啊。
梁冬:所以每周能跟妳聊壹聊這個事我覺得……
徐文兵:衣不厭新,人不如故。
梁冬:就是無常則苦,所以妳有常則不苦。周而複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周來壹次。
徐文兵:以前都有誦經,我們現在背壹些儒家的經典,其實中醫在古代都要講究背《黃帝內經》的。
梁冬:以前的大家是不是《黃帝內經》能背下來?
徐文兵:任應秋,中醫學院。任應秋不光《黃帝內經》,《十三經》都能背。
梁冬:那都是童子功喽?
徐文兵:那是從小培養出來的。我們上大學壹年級的時候,1984年。任應秋老先生去世。我們那會還是學生,學校拉到八寶山參加遺體告別,那會兒我還不知道任應秋是誰。後來慢慢上學我才知道《黃帝內經》很多的注釋啊、訓估啊——任老,這都是大家。可是中國很多古代教育那種背經的童子功,現在都不提了,怎麽提呢?要在理解的基礎上學習中醫。說這話的人其實很狂,他就把自己放在了很高的高度來俯瞰《黃帝內經》,那妳不理解的呢,妳學不學?可我們現在把自己不理解的都……以前都當成封建M信糟粕扔掉了,可是《黃帝內經》最寶貴的東西就是妳不理解。所以以前人……我看壹些打仗的電影,上級下來命令,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而且要在執行中去理解。這才是打仗,對吧?這是尊重上級的壹種表現。我們現在是什麽,批判地接受中醫學,批判地接受《黃帝內經》,妳算老幾?所以我覺得端正態度,先學再背。這種背會了以後其實就是把古人的思想不說灌頂啊,就灌輸在妳的血液中、影響到妳靈魂,最後妳不由自主妳的行爲、妳說出的話、開的方子,突然接通天地線了。拿根草棍能當箭、捏把香灰就能當藥。很多人說這神了!不神,那會妳這個氣勢在那兒!所以我說還是要尊重古人,古人學《黃帝內經》,黃帝老師給他傳道的時候都是要沐浴更衣焚香的,妳在那種虔誠狀態下學出來的和妳帶著壹種疑惑鄙視的心理學出來的,那完全不壹樣。
梁冬:對,所以咱們聽衆朋友們,拿出壹支筆出來,壹邊記筆記壹邊聽電台對妳有幫助。
徐文兵:對妳有幫助,接通了。好!
梁冬:好!那上壹周的時候呢我們講了壹個人的身體是有陽有陰,有陽中之陽、陰中之陰、陰中之陽、陽中之陰,那同時前面後面裏面外面,肝、心、脾、肺、腎五髒皆爲陰,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腑皆爲陽。講完這點。“所以欲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者何也?爲冬病在陰,夏病在陽,春病在陰,秋病在陽,皆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
徐文兵:這就講到了認識自然陰陽和人體陰陽以後妳要幹嘛?落腳點,第壹診斷,第二治療。目的在這兒,我們現在很多學科診斷很先進,診斷完了怎麽治?“目前尚未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那與其這樣我還診斷幹嘛?就讓我死個明白呗?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對不對?那還不如讓我稀裏糊塗的活著呢。所以呢學習陰陽的目的、認識自然陰陽的目的,認識自身陰陽的目的,落實到最後,目的是施針石,是爲了治療。那麽第壹句話叫冬病在陰,夏病在陽。這句話不大好理解。就是冬天得的病呢,容易傷得比較深,傷到什麽?腎!腎算什麽,陰中之陰。腎本來是陰嘛,它又在下邊,所以是陰中之陰,所以呢容易傷到腎。我們所以說冬天壹定要閉藏,壹定要養精蓄銳,不要輕易地漏精,不要去出汗、不要去冬泳。因爲什麽?冬病容易傷到妳的陰。夏病在陽呢,說的是什麽呢?夏病在陽,說的是夏天主心。心是什麽?
梁冬:陰中之陽。
徐文兵:陰中之陽!手少陰心嘛,很火熱的、很跳動的。夏天容易熱,容易出汗。北京這兩天又熱又悶,有些人就覺得胸悶,喘不上氣來,容易傷到自己的心。所以呢,心是陰中之陽。
梁冬:它後面又講了“春病在陰,秋病在陽”。
徐文兵:春天是肝!肝是……
梁冬:這個東西我就有疑惑了。按道理說春應該是……
徐文兵:這個陰就是指肝,肝是陰中之陰。它也在下面。所以說春天呢容易傷到肝。妳這麽理解就順了。
梁冬:哦~因爲我老覺得肝屬于木,應該是偏陽的嘛,對不對?
徐文兵:這就是我們說的五髒的分類。秋病在陽。肺是什麽?華蓋。人體最高。它盡管屬于陰,但是它在上面。所以呢秋病容易傷到肺。
梁冬:所以有的時候我在學這個時候呢就搞不清楚了,到底哪個是陰,哪個是陽。
徐文兵:對了,這就是聽我這麽壹解釋呢,好像就說得通了。所以怎麽辦呢,看到了四季傷的那個髒……
梁冬:“故視其所在,爲施針石”。
徐文兵:傷到哪個髒了呢?傷到了腎,傷到了心,傷到了肺,傷到了肝,傷到哪個髒,每個髒呢又對應著有它的腑,每個髒呢又有它的經絡。這時候呢我紮不到妳的心上肝上,但是我可以刺激妳的經絡。通過調整它的經絡呢取得壹種陰陽的平衡。
梁東:髒和腑是壹壹對應的嘛,但是它有壹個是五個、壹個是六個,腑是六個、髒是五個,那這樣……
徐文兵:髒是幾個?
梁冬:髒是五個嘛,對不對?
徐文兵:髒是幾個?
梁東:五髒六腑嘛!
徐文兵:還有個心呢,妳怎麽沒心了呢?
梁東:它不是有嗎?肝、心、脾、肺、腎嘛。
徐文兵:我說了那個心是什麽呀?
梁東:那是心胞。
徐文兵:那個心兩個意思:心胞和心。
梁東:所以這個所謂的五髒裏面其實是六個。
徐文兵:六髒六腑。最高級別那個髒是無形的存在,藏的是什麽啊?
梁東:藏神嘛。哦,這點我就明白了。然也。然也。
徐文兵:這個施針石。
梁東:針和石,針大家都知道,針灸是吧?針刺,灸是艾灸對吧?
徐文兵:艾灸,對。
梁東:石就指的是砭石喽。
徐文兵:沒錯。有句話叫針砭時弊。砭是什麽東西?
梁東:我見過那個扁扁的那種,像黑的那種石頭是不是?烤熱了之後把它放到哪個地方。
徐文兵:不是烤熱了。這個砭石啊,下壹講,我們講完了《金匮真言論》以後,下壹期呢,我計劃給大家講壹下《異法方宜論》。它講的就是東南西北,水土不壹樣,人們飲食不同,生活習慣不同,感受的天地之氣不同,所以得的病也不壹樣,治療方法也不壹樣。妳知道砭石是東南西北哪個方向的人得的病?
梁東:應該是西邊對不對?
徐文兵:東。東邊的人啊,就是以中原爲中,東邊大概就是我們的山東、渤海這壹帶。他們容易吃這種魚鹽,吃這種海産品,容易得膿癢。魚生火、肉生痰嘛。容易身上長這種瘡啊、疖子、臃腫、化膿。這個膿熟了以後,就需要什麽,膿包得挑破,得排膿。這需要壹個鋒利的切割器。古代妳看,猿人啊,什麽進化都有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它把石器打磨得特別鋒利。拿那個東西做手術刀。喳…壹放,排膿放血。所以,“(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是中國的東部這個地區發展起來的。
梁東:所以妳說的這個砭石是很鋒利的石刀喽?
徐文兵:石刀!妳看我們現在這個……就說這個電影情節吧,打架。咵壹下把啤酒瓶底子壹敲,留出來那種極端鋒利的那種東西——砭石!還有人,農村壹看被D蛇咬了,需要切瘡排膿,啊,切瘡放血,怎麽辦?把那瓷碗,咵,—掰碎,瓷碗兒那個茬兒露出來了,極端鋒利而且無菌,因爲它以前是那個凝固的,那個燒成瓷了的嘛。
梁冬:那裏面是沒有細菌的是嗎?
徐文兵:沒有菌的。所以,歘~~壹割壹放血,這都是砭石。所以爲什麽叫針砭時弊啊,紮針疼不疼啊?疼吧?拿那個砭石那個鋒利刺壹刀疼不疼吧?時弊就需要用這種痛苦的方法去解決。
梁冬:嗷呦,聽得我壹陣壹陣地麻,妳知道嗎?身上像通了電壹樣地……
徐文兵:氣場氣場……
梁冬:真的,啪啪啪的。
徐文兵:啪啪啪地放電。
梁冬:對,啪啪啪地放電。好,稍事休息壹下,馬上繼續回來。
(廣告)
梁冬:重新發現,中醫太美。仍然是和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啊針砭時弊。講“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
徐文兵:我們舉個例子吧,妳比如說冬病在陰,傷了人的腎氣以後,那個寒氣入到了身,就是深入到體內,我給大家舉壹個例子,壹個是凍瘡,壹個是靜脈曲張。我治療過幾個咱們那個軍隊的壹些老將軍們,他怎麽?就冬天啊,就那種冰碴兒的水,他們要涉水,就過去。過去以後,就這個冰水壹激呀,就人體那種氣血啊人爲地他本能地就要收縮,結果呢?下肢靜脈曲張,特別地厲害,鼓起來,就像壹根根就像特別粗的,都不算蚯蚓了,都像小蛇壹樣,這就是什麽?冬天那個寒氣傷到了妳的陰血。
梁冬:那怎麽辦呢,通常這種情況?
徐文兵:看看,“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所以要治療這種嚴重的靜脈曲張,中醫古代就是放血,沿著他那個經絡,妳看哪條經絡比較多,我們壹般都是什麽?
梁冬:打豎切打橫切?
徐文兵:打豎切打橫切,看妳的瘡口的大小,壹般我們是順著那個經絡的方向,壹般是順的多。這個呢,現在這種放血療法呢基本上都失傳了,但是現在有壹種技術叫小針刀,聽說過沒有?
梁冬:好像聽說過。
徐文兵:小針刀也是古代這種砭石這種切割方法。
梁冬:什麽樣子的,小針刀長的?
徐文兵:他是壹種……伏羲呀制過九針,以前的針啊,不是我們現在這種細的紮針的針,他有的也像個小刀壹樣的鋒利,以後我們學《黃帝內經》會講這個九針,就是形狀不壹樣,他用這個小針呢紮進去以後,妳比如說我們有壹些肌肉有粘連,有這個條索纖維化,他把他那個粘連部分給切開,其實有壹種先創傷再修複這麽壹個過程。所以妳看冬病出現這種嚴重的靜脈曲張,他有這種放血療法,把那種惡血、黑血放出去以後,把寒氣泄掉,它局部就能恢複到正常。可夏病在陽,出現了心的病以後呢,我們講諸痛癢瘡皆屬于心,就身上出現這種紅腫熱疼的這種,我們現在叫蜂窩組織炎,或者是什麽葡萄球菌感染,就身上出現這種疔瘡疖腫。
梁冬:紅斑狼瘡算不算?
徐文兵:紅斑狼瘡另外壹種病。
梁冬:噢,那好,那好。
徐文兵:紅斑狼瘡是免疫系統疾病,自身分泌壹種細胞來殺自己,另外有機會我們再說。這個臃腫疔瘡呢是體內壹種熱D通過皮膚外泄出來,所以妳要因勢利導,壹個讓他膿成了,膿熟了,快到熟的時候給它切開、排膿、引流,然後他自然就愈合了,這也是視其所在,爲施針石。
梁冬:現在的確這種用刀來割開這種方法很少了。
徐文兵:哎,現在就是被現在西方科學的壹些手術呢就取代了。但是中醫有個特點,他認識得比較深刻,他知道有些東西在沒成熟之前他是不切的。他不是(不)分青紅皂白都要切,包括體內壹些癌症或者細胞。我們老百姓都知道有些疔瘡要是沒在它成熟之前妳碰它,妳會把它惹惱了,惹惱了以後就會變成什麽?淋巴管炎或者是什麽局部的那種丹D它都會出現,我們是要觀察他的成熟的情況。
梁冬:春生秋長。
徐文兵:哎,有些癌症爲什麽說沒做之前人家好好的。妳做完以後,咵壹下,全身就轉移了,就是說跟惹惱了是壹樣的,中醫的外科技術啊,我用壹句話,叫“匪夷所思”,不是我們現在的智力所能理解得了,可惜就是逐漸淹沒、失傳。
梁冬:诶!妳說到這個地方我插壹個小問題啊。昨天我有壹個很著名的雜志主編給我打電話,他說:過去的壹個月,他跑去西藏曬太陽然後回到廣州——他在廣州做雜志——然後呢他說:哇壹下發生了很多很奇怪、很不順的事情。先是長帶狀疱疹,然後呢帶狀疱疹它給消下去之後又長出了這個什麽——疝氣,又弄出疝氣來。我認爲這兩個事情肯定是壹會事兒。
徐文兵:帶狀疱疹和疝氣都屬于肝經的病。
梁冬:肝經的病。
徐文兵:對。帶狀疱疹,老百姓叫“纏腰龍”麽。我最近治了好幾例帶狀疱疹。其實都是肝經壹種D火,發出來了。妳表面上看它是壹種火熱地疼痛啊,劇烈的疼痛,我其中有個病人帶狀疱疹長在眼睛裏。
梁冬:哦那很可憐,疼死了。
徐文兵:眼睛,就是肝開竅于目嘛。他是沿著那個神經纖維的走向分布的,壹般都是跟中醫肝、膽經相對的。壹半。另外帶狀疱疹如果發在臉上的話,不及時治療還會引起面癱。
梁冬:那個朋友去西藏是不是去西方傷到了肝呢?
徐文兵:哼,那就很難說了。現在人啊,我也不知道,就有點失魂落魄,就是到處不知道在尋找(什麽),可能在尋找自己失落的什麽東西。要跑到西藏去。西藏那地方,我告訴妳啊,日光輻射非常強。壹般人去西藏兩個問題:壹個是高原反應;再壹個就是強烈的那種紫外線輻射。
梁冬:我聽說啊,有壹些自身這個陽氣不足、神不守舍的人去西藏回來之後都有各種各樣的問題。
徐文兵:好多。好多因爲這種水土、地域、飲食……很多問題跟他不適應,他就四處亂跑,最後鬧出壹身病來。這個帶狀疱疹啊,壹個是我們要解他肝經的那種熱D,我們用的壹句話叫“火欲發之”。他本身肝經啊,就好像壹個幹柴火堆,木嘛,肝屬于木,慢慢就著了。治療這種柴火堆著了有兩個辦法,壹個是拿水給它澆滅。可是這些人,腎水本身也不足,澆不滅它。與其那樣我們就說什麽——“火欲發之”。妳看森林著火以後,森林警察怎麽滅火?
梁冬:把它先圍起壹段,然後讓它燒。
徐文兵:先打隔離牆,是吧。另外他怎麽把火苗弄滅?
梁冬:那還不就是拿那個粉蓋在上面。
徐文兵:還有呢?
梁冬:不知道了。
徐文兵:森林著火妳沒看見過啊?
梁冬:我看電視上面都是撒水的啊。
徐文兵:拿鼓風機給吹滅的。
梁冬:是嘛?!
徐文兵:每人背壹台鼓風機給吹滅的。
梁冬:玩得夠深的!
徐文兵:妳點生日蠟燭怎麽把那火吹滅?
梁冬:這個事我知道。
徐文兵:是不是?
梁冬:許個願吧!呵呵呵
徐文兵:呵呵,強烈的空氣流動壹下帶走了它的熱量,讓它火苗低于燃點,它就滅了。那個身體裏面的火也是這樣。就是用壹些辛涼解表的藥把他這種肝經裏面本身淤結的那種D火給他散出去。
梁冬:噢~~~
徐文兵:他本身帶狀疱疹(這樣)就發出來了。
梁冬:那,那個小腸疝氣又轉……
徐文兵:小腸疝氣,中醫講的疝氣都是肝的那個筋——就是那個筋骨的那個“筋”——它的附著、固定肌肉的力量弱了。他的壹截小腸就從腹皮中蹦出來了,所以古代中醫治療疝氣,很多是不用手術的,除非他出現了這種嵌頓、出現了壞死。中醫是用治療調肝的藥來治療疝氣。
梁冬:它自己就收回去了。
徐文兵:所以這個人的病根兒還在肝上。很多他表現很多奇奇怪怪症狀,妳按中醫的理論分析,突然能發現他根源都是壹個,什麽叫治病求本?
梁冬:對。我看他那個就基本上是金木格的人。
徐文兵:金木格人。
梁冬:金木格的人,就是自己的金格和木格打架打得厲害,這就說遠了。希望我們這位朋友能聽到這個節目。
徐文兵:呵呵呵~~~還有呢,比如說,我們講的現在就是說,用三棱針放血。孩子高燒,小孩壹高燒就會出現那種39度、40度,高熱驚厥,有的人開始抽風,還有人就出現神智昏M。這時候妳摸摸他的胳膊,冰涼。怎麽辦?這就是我們叫要“和”了。熱的地方太熱,這叫同嘛。我們讓他和壹下,手腳冰涼不熱我們讓他熱壹下。怎麽辦?捋胳膊。沿著這個手少陰,就是手臂的內側,往下捋。捋捋捋,捋到手溫乎了,手指頭見得有點血s了,拿三棱針壹點。妳可以叫“視其所在,爲施針石”,那個熱馬上就能退下來,包括那個扁桃體的膿腫都能退下來。
梁冬:哎呀,我覺得應該給這個年輕的父母上壹些這樣的課,要不然妳說那些晚上大半夜的跑去婦幼兒醫院……
徐文兵:急診室。
梁冬:那個多可憐哪。第二天早上老板還要開會寫PPT,喔~簡直不是人噢。
徐文兵:對。所以古人講“爲人父母者不知醫爲不慈”,是吧。妳看……
梁冬:“爲人兒女者不知醫爲不孝”。
徐文兵:對啊,我們現在壹說孝敬父母,買兩盒什麽這金那金,回去了,給爹媽了;壹說孩子,就補這,缺這缺那,我說:缺鈣缺鋅,缺心眼!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學點這種……這個學醫啊不見得讓妳變成醫生,他學的不是醫術,而是什麽,醫道。讓妳知道大方向。妳知道大方向,妳就不會犯那種愚蠢、根本性的錯誤,不會開著那奔馳往溝兒裏跑。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個術的層面,大方向老鬧錯。
梁冬:嗯。就是用伯凡的話來說呢,拼命擠上了泰坦尼克號的頭等艙,哈哈哈~~
徐文兵:精辟。
梁冬:精辟吧?哈哈哈~~~
徐文兵:對。真的,拼命擠,還打破頭。
梁冬:啊!
徐文兵:打破頭要上。
梁冬:啊,那剛才講到了這個“皆視其所在,爲施針石也”。石呢,是指砭石,就是那個石,可以切割,現在已經失傳了。
徐文兵:現在我看有些中醫,遺失的壹些傳統的技術和文化,又有點恢複。妳比如說這個刮痧。刮痧其實也是砭石的壹種。
梁冬:它是用壹種比較軟壹點,那種比較圓潤的那個地方刮。是吧?
徐文兵:哎,石頭也可以找圓潤的啊。
梁冬:所以說砭石不僅僅是指鋒利的。
徐文兵:哎。鋒利的是切割用的,但是妳要刮痧的時候,我們,最早,我記得我姥姥給我小時候刮痧,妳知道用什麽刮嗎?
梁冬:用什麽刮?
徐文兵:用五分的那個鋼崩兒。
梁冬:奧,那個我也刮過。
徐文兵:是吧,沾點水或沾點油,刮刮刮,出來了。這個刮痧啊,我現在發現呢就是,大家不要亂用。壹說,艾灸,好,所有人都去艾灸,陰虛火旺的人就不適合做艾灸。壹說刮痧,所有人刮痧治百病,我告訴妳,沒有熱D,沒有那種特別強烈的,就是淤血在裏面的人,不適合刮痧。現在就是每個人都強調自己,我這壹招,壹招鮮吃遍天,包治百病。中醫是講“異法方宜”的,不同的病,不同的症,用不同的方法。東方人得的病用砭石,西方的人用什麽,D藥,就是我們口服的湯藥。南方人用針,北方人就用艾灸。中原人妳知道用什麽嗎?
梁冬:中原人?嘶,我讀過這壹段了。
徐文兵:“食雜而不勞”,就是什麽,導引按跷。
梁冬:嗯
徐文兵:是吧?就是活動、宣達、暢通自己的肢體,讓自己吃那麽多好東西消化掉。所以,異法方宜,不同的人,不同的病,不同的地域,用不同的方法。
梁冬:嗯。
徐文兵:這個刮痧呢,我看到就是,壹定要什麽,因勢利導,它要,那種D火或者熱D快出來時候,妳引它壹下,讓它出來更厲害。就是上周,我們去杭州,天目山采藥。采藥的時候呢,就是我們的壹個隊員,嗓子疼,但是他自認爲是受了熱邪,就吃了點那種清熱解D的那種涼藥,結果,他是什麽,他是受空調,他覺得熱,吹了空調,然後呢,嗓子疼起來了。是壹種假熱,不是那種真熱。結果吃完這點清熱解D的藥,越吃嗓子就越疼,然後就開始坐在那兒發呆,發呆呢,又不想吃東西,就有點燒起來了,我還正……還沒等我動手,給我這隊員治病呢,當地,就我們住的那個旅館的老板,兼那個飯店的老板——跟我歲數差不多——“哎呀,這是那個,發痧了!發痧了!”就是我們說那個刮痧,當地人,管中暑叫發痧。
梁冬:嗯。
徐文兵:中暑,我講過,外面受了這種熱,裏面又受了寒,就是交織起來這種矛盾統壹起來,我說,發痧了怎麽治?他說,我們這兒治很簡單,就要揪痧,就是那個揪出壞份子那個揪。揪哪兒,妳知道嗎?大椎,這個人真是個熱心腸,我還沒等拿我的針呢,人家上去,兩個指頭壹對,就在大椎穴上,啪,壹揪,我壹看,就這麽壹揪下去,那個紫的血的那種印,歘,就出來了。
梁冬:啊。
徐文兵:我壹看,對了。然後,連揪了十下,我們那個隊員,哎喲,立馬神清氣爽。
梁冬:所以西方有個管理學大師叫德魯克,彼得?德魯克,他在後來主要研究的東西說,市場經濟所不能覆蓋的部分:教育和醫療,是兩個最重要的,不能用市場邏輯來推導的。
徐文兵:妳看,哎喲,我跟他有同感,我說過,中國有兩個職業是憑良心去做的,妳拿再細的管理,訂再細的法律,妳管不了它,壹個是醫生,壹個是老師。所以妳說這個人,德魯克說的,拿市場覆蓋不了的,就是,拿市場覆蓋不了。
梁冬:嗯。
徐文兵:妳要拿市場經濟去發展這種醫療産業和教育産業,最後把人都害了。
《金匮真言論篇》第拾壹講廣播版文字稿(下)(2009-08-19 16:04:44)标签:国学堂 厚朴学堂 黄帝内经 教育 梁冬 徐文兵 杂谈
梁冬:“背爲陽,陽中之陽,心也;背爲陽,陽中之陰,肺也。”
徐文兵:妳看啊,我們剛才說,我們那個隊員,就是被人揪這個大椎,這個大椎穴啊,我們用針刺,清熱解D泄火的能力特別強。大椎穴在哪呢,大椎穴就是在我們第七頸椎的棘突的下方,就是說,當妳壹彎脖子,後面頂起壹個高高的骨頭的下方,就是大椎穴。他是我們手上的三陽經——就是手陽明大腸,手少陽三焦,手太陽小腸經——和督脈彙聚的地方。它是陽氣都聚在那兒。所以妳想去掉身體裏面多余的陽,妳就在大椎那兒去什麽,紮針,泄氣。然後呢,或者去放血,泄它的血中的那種熱D,或者就是我們說的那個刮痧。那個人的手法之快啊,兩個指頭壹並,瓜瓜壹揪,那個熱D就壹下出來了。熱D出來它就不影響妳的心了,不往裏面走了。這種就是說火郁發之,給他散出來。
梁冬:是不是那個滿臉那個青春痘暗瘡的人揪壹揪也有助于排出來啊?
徐文兵:哎,滿臉青春痘暗瘡的人不是真正的陽火,是陰,就是那個龍雷之火。就是我們說的那性激素的火被挑起來了。這不能用這種方法。
梁冬:不能用這種方法。
徐文兵:不能。
梁冬:學完中醫之後啊,尤其是比較認真系統地學完之後發現不能隨便亂用了。以前,哈哈,出來就給人家噴也是,這也是不對的。
徐文兵:此火非彼火。
梁冬:對對對……剛才講到“陽中之陽和陽中之陰”。“陽中之陽”呢,是心,“陽中之陰”是肺。
徐文兵:妳看這個我們說五髒裏面居于胸腔的三個髒,是陰中之陽,對比肝腎來講。位于胸腔裏面的三個髒器還能分。
梁冬:還要分,對。
徐文兵:再分。
梁冬:對,妳看腹爲陰,陰中之陰腎也。腹爲陰,陰中之陽肝也。腹爲陰,陰中之至陰脾也。它這裏面講啊,這個陰中之至陰是脾。之前不是講到陰中之陰是腎嗎?此話又怎講呢?
徐文兵:誰說陰中之陰是腎?
梁冬:妳剛才講的這個,下邊的這個是陰嘛,然後呢,後面的腎又是那個嘛,所以……
徐文兵:哈哈,問得老師張口結舌。我們先說壹下“背爲陽,陽中之陽,心也”,就是說我們說背的上半部是陽,背的下半部是陰。而背的上半部裏面對應裏面有三個髒:心、心胞和肺。那麽心和心胞跟肺相比,誰是陰,誰是陽?
梁冬:那就看誰在上面了。是這樣看嗎?
徐文兵:它說了,“陽中之陽,心也”。這個心叫手少陰,那個肺叫什麽,手太陰。妳說誰陰?
梁冬:那肯定是太陰。
徐文兵:太陰,肺。就是說肺跟心相比它就屬陰,那個心就屬陽。
梁冬:所以都是相對的陰陽。
徐文兵:這就是相對,妳跟誰比。對不對?
梁冬:對
徐文兵:我跟梁冬比個,我比梁冬高壹點。那我跟姚明比呢,我就是又屬陰了。所以,當分陰陽的時候,妳壹定要知道我在跟誰比,參照物是誰。下面再說,腹爲陰,在腹腔裏面也有髒,裏面有叫腎,腎髒。腹腔裏面還有壹個髒,叫肝髒。還有壹個髒是什麽?
梁冬:脾。
徐文兵:脾髒。那麽這裏面比,誰陰誰陽。
梁冬:噢,所以啊,我覺得剛才我給妳提這個問題啊,不是矛盾的。
徐文兵:不矛盾!
梁冬:就是什麽呢,就是所有的陰陽都是相對而言的。
徐文兵:陰陽是個關系,離開了關系咱別說陰陽。
梁冬:對,我們之前呢,很多人就習慣性的認爲呢,陰就是好像是某個物質。
徐文兵:單拎出來看,單拎出來看。
梁冬:稍事休息壹下,馬上繼續回來。
(廣告)
梁冬:重新發現中醫太美。仍然回來到國學堂,仍然是和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徐文兵老師學習。剛才講到腹爲陰,但陰中還得分是吧?腹裏面有肝、有脾、還有腎。剛才講到脾是“腑爲陰,陰中之至陰脾也” 懯谗崾顷幹兄至陰呢?以前我們說脾是土啊?
徐文兵:脾是土啊。
梁冬:土是陰中至陰嗎?
徐文兵:足太陰脾啊。
梁冬:足太陰脾。我以前不是說這個脾是屬于中和的嗎?是陽和陰之間的……
徐文兵:皇天後土啊。
梁冬:噢,如果這樣對比……
徐文兵:厚德載物啊,它不是陰它是啥呀?!
梁冬:這倒是真的。
徐文兵:是吧。
梁冬:那什麽都被妳們中醫說完啦!
徐文兵:所以有人說中醫就是詭辯,啊,不是詭辯,咱們倆講任何話有上下文,有參照物。妳說這個陰陽,妳拿我跟誰比?妳說我是好人,妳拿我跟誰比;妳說是壞人,妳拿我跟誰比。
梁冬:所以不要去買那個別墅區裏面的公寓,雖然也是好房子,但它相對貧窮,妳在那邊感覺很糟糕是吧。
徐文兵:對,就那個誰說什麽買4000美金壹平米的房子,妳開個日本車妳都不好意思出門。平常我們買個車就不錯了,跟誰比啊。所以出去相親時候壹定要找個醜人做個伴兒,找個素質低壹點的,讓人好看上妳,有參照物。
梁冬:“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爲什麽叫輸應呢?
徐文兵:剛才那句話我們還沒講完。
梁冬:那我們再跳過來往前。
徐文兵:腹部有幾個髒,壹個是腎,叫足少陰腎,它是藏精的。妳看這個肝是藏血的。但是肝還有個什麽問題?它定期的,女性還要來例假,它藏血還要往出放的。男人的腎藏精,也會呢定期放點。所以它是陰也有陽,這屬于生理功能。但是這個肝呢在五行裏面屬于木,它有壹個往上的生發之性,跟腎相比啊,就說它是陰中之陽。腎是主水,水曰潤下,它是往下流,所以它跟它比是腹爲陰,陰中之陰。這個陰中之至陰,脾也。脾呢是屬于收。就是把我們六腑消化轉化成那種營養統統納入我的囊中,包括那些半消化沒消化東西。好多人得血脂高、血糖高啊,痛風啊,尿酸高啊,其實就是六腑不好好幹活,沒把東西化好,沒把活幹好。結果壹些藏汙納垢的事都讓脾給吸收進去了。吸收到體內它又不是精,它是濁,所以搞得人就發病了,所以我們給它起個名叫陰中之至陰。所以這麽壹段話以後呢,其實就是黃帝的老師就黃帝的問題把我們身體裏面五髒六腑歸了個類,所以之後壹句話說:此皆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相輸應也。其實他講的都是陰陽。妳看陰對著裏,對著內,對著雌,是吧,陽呢對著什麽,表,對著外,對著雄。它是相輸應,“輸”是的意思?
梁冬:對,我剛才就問爲什麽叫“相輸應也”?
徐文兵:我們講俞穴的時候說過,什麽叫俞穴?就是髒腑體內的氣輸送到體表,這個陰陽表裏呢它有壹個互相的感應,同氣相求,同聲相應,所以這個“輸”呢跟我們講的俞穴的俞呢是同義詞。就是氣是有壹種共振的,“應”呢,以前的繁體字帶壹個心字底,它是呼應、對應的這麽壹種關系,也就是說當陽氣出來的時候,所有的跟它同壹屬性的東西都會跟著動,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
梁冬:此話怎解?
徐文兵:所以當天亮的時候,妳看,健康人天亮了以後早晨5點到7點先去大便,5點到7點是對應我們大腸的時間。然後7點到9點呢幹嘛?肚子餓。
梁冬:吃早餐。
徐文兵:這其實就是人的陽氣跟它呼應了。可是我們陰陽顛倒的人呢,早晨起來第壹不上廁所,或者是五更瀉,沖起來就上廁所。特別是壹個表現:7點到9點這些人肚子不餓。
梁冬:這很危險。
徐文兵:爲什麽呢?昨天吃了沒消化。壹個是昨天吃得太多了,另外壹個什麽,昨天雖然沒吃多,但是他胃腸不蠕動。他的那個陽氣就變成陰了,它跟那個自然陽氣就不輸應,不共振,不共鳴。但是呢早晨胃裏面還沒排空,還吃了壹肚子東西,賢惠的媳婦和熱心的老媽又把牛奶雞蛋端上來了。“妳吃啊,妳得吃早飯。”“我不想吃。”“啊呀,不吃早飯容易得膽結石,不吃早飯容易得什麽什麽病。”他就不問問這個人饑不饑餓不餓。所以這種輸應是天地之氣呼應的。到晚上,我們每次到山上采藥,就發現壹個問題。壹到九、十點鍾,哎喲,困得不得了,而且天上能看見星星。妳看妳在大城市裏,燈紅酒綠,這種環境裏邊,越到晚上十來點鍾,越興奮,莫名的興奮,就要去泡吧,就要去給朋友打電話吃夜宵 懯谗幔繆呥@種氣是被壹種邪氣煽動起來了。所以這種輸應,我們認識到,先歸類,把天地歸類,把自然、人體歸類,然後讓他們去壹壹對應。壹壹對應以後,和了,諧了,這個,人活得舒服,自然也舒服。壹旦不和、不諧,人就要得病,就是我們埋下的伏筆,打下的基礎。
梁冬:我覺得,前兩天我看到壹本書,它講到,就是,當妳把壹支磁鐵石,隔著壹張紙,去揮舞的時候,妳看見上邊那些東西在跳動,上邊的小磁鐵在跳動啊,妳所看到的那個景象,其實就是陰陽之間的互動互應。
徐文兵:其實它是個應。
梁冬:對。
徐文兵:但是那種磁鐵、磁場那種傳達這種場或者力,妳看不見。
梁冬:對。
徐文兵:妳比如說我們用中醫看病,我以前講課時候用過磁鐵這個例子,就是說,當壹個玻璃板上放著那個鐵屑,雜亂無章,妳怎麽給它排成有序的。底下放個磁鐵,它本身有場,它有自己固定的,我們管它叫“神”。妳只要輕輕觸動壹下那個盤子,給它壹個震動,所有的鐵屑就按磁力線“歘”壹下就排好了。這是什麽?人在聰明地利用天然的力量。其實我們身體裏面也有這麽壹個場,醫生作用是什麽?在恰當的地方給壹個恰當的力,其實就像那個小蝴蝶扇壹下翅膀,然後它“歘”壹下恢複到它這個狀態。當妳在足三裏紮了壹針,相當于南美的蝴蝶振動壹下翅膀,結果妳知道在那兒引起反應了,引起了妳的胃的整個器官的蠕動,诶,昨天吃的東西又開始消化了,自個就覺得餓了。是中醫認識到它們之間存在關系,而且告訴妳去怎麽刺激它。這就是人的聰明才智建立在自然的基礎上。現在我們是什麽?把那個磁場屏蔽掉,然後拿我去給它排那個鐵屑,費力,且不討好,且不討好!
梁冬:我覺得這個例子太精辟了。我們其實,很多人以前呢,就是說,沒有看到這些,我們的身體和外界,在沒有線索,比如那些有形的東西連接的時候,就認爲它沒關系,其實顯然是有的是吧。
徐文兵:好像沒有關系,無時不刻的壹種關系。
梁冬:如果妳相信壹見鍾情,妳就了解了。
徐文兵:哈哈哈。
梁冬:在這茫茫人Q之中,啊,就有壹些人妳看著就特別順眼的,有壹些人妳看見特別討厭的,這什麽原因呢?絕對是有壹種超過物質連結的。
徐文兵:超過妳的意識。我還是那句話,匪夷所思。如果妳知道匪夷所思這句話以後,妳會變得謙卑壹點。
梁冬:您說說匪夷所思是什麽意思?這個詞。
徐文兵:不是妳所能想象得到的,不是妳的智力水平所能達到的,我們說使勁想,想,使勁想,吃奶勁也使上,妳想不通的。
梁冬:就是想問題又不是拉屎,妳使個勁就能出來的。
徐文兵:拉屎也不是光使勁啊,能使出來的。這得開慧,這得修身。
梁冬:戒定生慧。
徐文兵:唉,妳得去修身養性,去開那個慧。開那個慧以後妳突然覺得匪夷所思的東西,妳突然,咦,我明白了,我懂了。
梁冬:這個東西呀,就我覺得它有壹個假設,其實呢這裏邊有個邏輯,就是妳不需要想明白,它本來就在那兒,是妳們以前收音機不好,妳收不到。
徐文兵:唉是啊,是妳那個後天,強迫的那個意識太刻意了,活的太刻意太強迫了,把妳先天那種共振,與自然共振那個本能的頻率給破壞了。古代有這麽個故事啊,鬼的故事啊,給大家半夜講講鬼的故事。
古代人不知道,有的人不了解科學,有個廟裏啊,這兒壹敲鍾啊,有個廟裏這個鍾啊,總是半夜莫名其妙的響,沒人敲它就響,所以嚇得這個廟裏這個主持他特別害怕,總認爲鬧鬼,結果來了壹個人說能捉鬼,啊啊這個和尚擺下酒宴好好招待。這人其實就是什麽,拿個小挫刀,在那個鍾上挫了幾下,然後半夜這個鍾再也不響了,其實它是什麽啊?
梁冬:破壞了它的共振的那個……
徐文兵:唉,他改了它那個頻率,接收不到這個無形的空氣中傳來的那種波和振動了。
梁冬:對。
徐文兵:其實我們現在天天做的是什麽?拿個小挫刀在刺自己,破壞了我們與生俱來與天地天賦的那種共振那個頻率。妳看小孩子玩個什麽東西,哪怕撒泡尿、和點泥玩得也特別高興,他還跟天地同步,純陽之體。壹到晚上,八、九點鍾困了,人就睡了。我們越活呢越抽抽,越把自己那個頻率破壞,結果鬧成什麽?天黑了不睡,天亮了不起,然後呢?春天呢沒有鬥志,秋天了到冬天了反而想與天鬥與地鬥,最後就是“速死”,“唯求速死,生不如死”。
梁冬:阿彌陀佛,無量壽佛!其實呢咱們說回來呀,說到這個“故以應天之陰陽也”,我覺得這句話特別精辟。剛才講到“以應天之陰陽也”,關于這句話您還有什麽補充嗎?
徐文兵:“應”,“應”這個詞呀(用得)特別好,妳知道什麽叫“不應”嗎?
梁冬:什麽叫“不應”?
徐文兵: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梁冬:噢,說的就是這個。
徐文兵:哎,“應”其實我理解呢他是壹種“回應”。妳到山谷裏叫壹聲“啊!我來啦!”,那山谷裏“哇哇哇,我來啦!”,有個回聲。
梁冬:是、是、是
徐文兵:這叫回應,這個“應”呢就是當妳跟上天地變化的點以後,它出現的壹種狀況,這叫“應”了。我們經常說叫妳的時候“答應”壹聲,吩咐個事“應”壹聲。不應的話妳心裏就沒著沒落的,妳是不是有這個感覺。
梁冬:剛才我們在長安街上開車,講到內蒙古的事情,“啪!”左首壹看,“內蒙古飯店”!哈哈哈~~這就叫“應”我覺得。
徐文兵:應了,就是有時候妳想壹J事、做壹J事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個事情好像如妳所願,它就“應”了。我們以後還要學壹個《黃帝內經》的壹個重要的篇章叫《陰陽應象大論》。“天亮了”是陰還是陽?
梁冬:陽嘛。
徐文兵:陽嘛,妳就去“應”那個象嘛。老天爺天亮了,妳應象。天黑了。
梁冬:就去睡覺。
徐文兵:陰嘛,妳去應它,這不就完了嘛。“春生夏長秋收冬藏”,這就叫“應”。我們現在都是什麽?第壹“不應”,天亮了我不起;第二,最可怕的還是要“逆”。越到晚上越折騰,越到陰中之陰的時候他越折騰,所以這就叫“不應”。所以讓妳認識了身體的這種陰陽表裏、內外雌雄的變化以後呢,妳就要去做跟它壹樣的事情。妳比如說這個“雌雄”的問題,“雄兔腳撲朔,雌兔眼M離”。
梁冬:這話以前讀過,其實不懂。
徐文兵:就是說妳怎麽分辨兔子的公和母?那好辦,我拎起來看呗。
梁冬:對呀。
徐文兵:呵呵,俗!這壹看這人沒品位。真正的學哲學就是什麽?舉壹反三,妳通過它的壹個表象,然後歸到壹個系列裏面就知道了,就是說“見壹落葉而知秋”嘛,“嘗壹脟肉而知壹鑊之味、壹鼎之調”,這都是什麽?通哲學的人,有“慧”的人。“雄兔腳撲朔,雌兔眼M離”就告訴妳,當兩個兔子在安靜的時候,雄和雌的表現不壹樣。那個雄兔子就在那裏“撲棱撲棱”老亂動,那個雌兔子靜若處子。眼睛MM離離的,又像睡又象沒睡就在那兒待著。
梁冬:就像那些《時尚周刊》上拍的那些時尚人士,M離著,眼M離,壹看就High過頭。
徐文兵:這種情況下也能分出它是雄還是雌,就是說當在安靜狀態下。“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就是說當我們壹塊跑起來的時候,都處于陽的狀態的時候,那會兒妳可就不知道它是,哪個是男哪個是女,哪個是公哪個是母。這其實是花木蘭的壹個、自圓其說的壹個、自己誇自己的壹個詞,就是說,當咱們不打仗的時候,我穿著這種女裝啊,荊钗布裙,我做飯織布,男人在田裏耕地幹活。那麽打起仗來的時候,我不讓須眉,巾帼不讓須眉,我比妳們還勇猛,“關山度若飛”嘛。這就是類比。古人說話吧,特別含蓄,爲什麽含蓄?
梁冬:因爲他從外面就可以講裏面了,是吧?
徐文兵:他的意思就是讓讀書的人去想。就是在妳讀書的同時呢,讓妳同時發展了妳的智力和慧力。我們現在的人活得是越來越淺薄、越來越直白,恨不能就是“妳直接告訴我得了”。妳比如說學習《黃帝內經》,好多人說“妳直接給我翻譯成白話文不就完了嘛,讓我壹看。”我說翻譯成白話文可以,但是,妳提高了嗎?妳的那種思想境界呢?
梁冬:對、對、對,這話應該是說妳的思想境界怎麽說。
徐文兵:妳沒有任何改變呀。妳就是還是那個軟J,妳就是輸入了壹些數據,古代人教書是又要輸入數據還又要提高妳的軟J的級別。妳比如古人有幾句詩:天下文章屬浙江,浙江文章屬我鄉,我鄉文章屬我弟,我給我弟改文章。四句話說了個啥意思?
梁冬:我最牛。
徐文兵:我是天下文章第壹高手。妳讓現代人寫這句,想表達這個意思,他寫出來就是“老子天下第壹”!有勁麽?讀書的人感覺什麽呀?那四句詩通篇沒有壹句話是說“我天下第壹”,但是妳讀完這四句詩連在壹塊兒看,讀書人得出個結論:哦,這個人天下文章第壹!誰得到了升華?誰得到了鍛煉?所以妳想提高妳的慧力智力的話,妳還是去讀文言文,妳還是去讀那個原版。(這樣)妳不但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時自身素質得到了提高 懯谗嵊梦难晕恼f微言大義?它給妳留下了足夠的想象空間,而人那種想象的自由是精神最大的愉悅。
梁冬:嗯,就像我小的時候讀《讀者文摘》壹樣,哈哈哈~~~
徐文兵:京劇,他們都說——現代人都是淺薄的人攻擊深奧的人——以前人說看電影,妳看那道具多逼真,它再逼真它也是假的呀,與其是假還不如來壹個真假。所以京劇裏面揮個馬鞭子就代表我騎了壹匹馬,留給妳的是無限的想象的空間,妳可以想象這匹馬什麽樣兒。但是等這個想象的落實到實處以後妳是不是覺得特沒勁?是吧,所以中國的文化藝術都是高度抽象的藝術,是給壹些有智力有慧力的人看的。
梁冬:對。所以爲什麽西方照相術發明之後才發展出了印象派呢?其實它要必須到那個,按它的那種邏輯……
徐文兵:先發展到壹定階段,突然覺得沒勁了。
梁冬:對。但是實際上中國的寫意派本身早已經達到這個境界了。
徐文兵:直接通神。
梁冬:對對對,所以這……空降空降。
徐文兵:空降。所以我們壹定要學會應天地之陰陽,陰陽表現的那個象。
梁冬:這個天人相應之陰陽,這個天人相應呀,其實……妳怎麽看這個事情?以前人都壹直批評中醫說“壹來就搞天人相應、天地人和”,但其實這個東西好像又說不清楚。
徐文兵:天人相應,就是我們講中醫基礎理論課的時候我們會講中醫哲學。中醫哲學裏面有壹個專門就是講“天人相應”。古代人認爲人和所處的自然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這種聯系呢匪夷所思。所以古代有壹種叫天人相應派。他把天上這種星象的變化,包括地勢上這種地勢的變化,比如說洪水呀、地震呀這些變化和人間的事情,(把)它聯系起來,所以就得出壹種天人相應派。妳比如說那個76年,天上掉隕石,地下大地震,包括壹些當時的,有壹些著名人物說——我看到壹些名人的回憶錄麽——他們在說當他本人看到這個(的)時候,他就感慨說,古人有壹種天人相應派認爲呢,天上往下掉星星或者是地上出現地震呢,都是跟人間的變化有聯系的。他自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現代人呢就是有些人就“劫難”說妳拿出證據來到底有什麽聯系。其實從壹個科學的態度來研究它理解它的話,我們只能說存疑待考。總有壹天妳會發現它們之間會有壹些聯系,只不過我們現在的智力或者是慧力聯想不到。起碼當這些事情發生以後會對人有壹種警示,就是說妳人再牛,妳牛不過自然。當自然出現了壹些異常的變化以後我們是不是就借這個力量反思壹下,诶,我們的所作所爲,我們的這個系統或者組織或者社會是不是出了壹些什麽問題,我們就趕緊調整它壹下。這是壹種尊重自然學派的理論。
當然另外壹種學派就是什麽?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他不認爲這有什麽關系,他也不認爲這些東西對他有什麽警示。所以妳看在宋朝的時候王安石不是變法嘛。王安石變法是加速宋朝衰亡的這麽壹個大手筆。他是其實就是殺雞取卵,他通過臨時的變法,好像短時間國庫充盈了,但是他把民間的那種活力、那種創造力給扼殺掉了。所以很多像司馬光、蘇東坡這些人都反對他。司馬光和蘇東坡反對他呢,就借著當時宋朝出現的這種天災和這種地震洪水來說這個王安石的變法是不對的。但是王安石這個人是死硬分子,就是屬于脖頸子非常僵的人。
梁冬:屬于科學派的人。
徐文兵:哼,不知道他是什麽派。他回答怎麽回答?他說——這個人辯論起來很有這種辯才——他說:“妳們說堯舜禹是不是我們理想中的社會?是吧?儒家嘛,從來都把這個上古堯舜禹做成是理想狀態,可是堯舜禹的那狀態天災人禍有多少?大禹爲什麽治水?不是因爲發大水嗎?難道發大水妳說這個大禹無德嗎?”就壹下把這個司馬光和蘇東坡他們的嘴給堵回去了。這就是發生在曆史上的故事。我個人認爲:還是尊重自然,順應自然比較好。所以我個人的觀點:我反對轉基因食品,這是典型的膽大妄爲。現在又聽說英國科學家已經人造出精子了,哼,人造出精子了!
梁冬:遲早有壹天會人造出黃金的。
徐文兵:呵呵呵。這就說人老想在做那個超越自然的事情,超越他自己的事情,然後最後做的結果就是把自己幹掉,這就是中醫和道家的觀點就是反的。所以我建議大家要想關心食品安全的話啊,現在國家也出台了很多政策,這個轉基因食品的害處遠遠要大于那些什麽化肥農藥啊,什麽殘留殺蟲劑的問題。現在國家規定政策就是妳出産什麽豆類豆油妳這是不是用轉基因(原料),妳看西方啊,很多團體和組織都是促進壹種立法,不讓他們銷售的,可是這些人把東西賣到哪呢?
梁冬:中國?
徐文兵:都賣到中國來了。
梁冬:中國人也不知道。
徐文兵:對,有些人不知道。
梁冬:他拿拉丁文英文寫壹個轉基因食品,妳怎麽知道?
徐文兵:對,所以現在我們好多這個豆油都標注出來了,說是不是轉基因的,因爲什麽,它那種東西都是在改變自然,改變自然先改變豆子,然後呢,沒准就把人給改變了。所以這個天人相應這壹派呢,從根上捯,這句話出在我們《金匮真言論》的最後壹句話,叫什麽?人,壹定要以應天之陰陽也。天之陰陽表現在哪?四季和晝夜。還有呢,最近不是出現這個日全食嗎?
梁冬:對。
徐文兵:昨天。
梁冬:對對對。
徐文兵:日全食大家都啊啊啊追著追著(看)。
梁冬:妳壹說昨天啊,人家觀衆朋友們可以倒推出來是哪壹天錄的節目。
徐文兵:哈哈哈,這也沒事。我們本來就是錄播嘛!(梁冬:對對對。)誰也不會半夜去錄這個節目去啊。本身傷陰陽。這個日食,妳發現沒,日食都出現在陰曆初壹。
梁冬:我沒發現。但是妳壹說我覺得肯定有原因的。
徐文兵:初壹月亮在哪?初壹是看不見月亮的,它在哪?它就在太陽那兒,所以日食發生的可能性就是在初壹。月食發生可能性妳知道在哪嗎?
梁冬:十五啊?
徐文兵:十五。我們中國古代人對日食月食都有明確的記載。所以現在考古起來往前推,推著說是……
梁冬:公元哪哪哪哪壹年。
徐文兵:公元哪年哪年發生什麽事情,都靠這個日食的記載。殷墟出的那些甲骨文,裏面主要的內容都是什麽呀,祭祀、天文、星象。只不過我們現在啊,真是,缺乏古代人那種對星象那種敏銳的那種感覺的能力。他們都說妳說古埃及啊,古希臘的都築起來的那種天文台,壹到冬至那天,太陽從哪個角度射進來。我告訴妳我們中國也有,在山西啊,就是那個堯——堯舜禹的那個堯的遺址,就在山西,就是運城那壹帶,都有古天文台觀象台,都有這種記載。而且在巫山,就是我們那個長江三峽那個巫峽那不是有巫山嗎,巫山就是古代的巫觀測星象的觀星台。我將來有個心願就是好好把這個天文學研究研究,然後“以應天之陰陽也”,來跟妳預測點兒事。
梁冬:好了,感謝徐老師今天給我們帶來了這麽多有趣的東西。其實呢,我真的是覺得說好好地大家聽完之後再去網上看看文字版本,這對您呢,的確是非常非常有價值的,謝謝徐老師。
徐文兵:再見。
梁冬:謝謝小馬哥,再見!
上一页  1 2 3 4 5 6   尾页
微信扫一扫,中国最精彩的文娱微信公众号:(ii027art)70万粉丝都关注!真心推荐!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