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汇啊词汇,原来你辣么重要 | 语言学午餐

2016-11-19 | 藏家:黄埔N期

I. 被低估的词汇


我们学习一门外语的时候,经常听到一个说法——


单词不等于一切


这样说法,来自于他们多年来外语学习的经验:


很多人记了一大堆单词,也并没有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很多外文文章都读不懂。

 


曾经风靡一时的“滚去背单词”桌面壁纸


但是这么说的人,也一定不了解最基本的语言学知识。


他们甚至没有理解单词,或者说词汇真正的含义

 

在学习一门语言之前,真正理解词汇的地位,实在是太重要了。它或许可以完全改变你对语言学习的理解和看法。

 

没错,小编在这篇文章里要告诉大家,词汇,就是一门语言的一切!理解了这句话之后,才能真正懂得,学习一门语言,我们到底需要学习些什么



词汇里面,究竟有什么信息?


II. 词汇是语言的信息库


首先,我们要说说,词汇的定义。


我们这里用老乔的说法:词库(Lexicon)来解释。词库是大脑内的一部字典、一个储存库。这部字典里,包含着我们知道的每个单词的所有信息:这些信息包括某个单词的意思、发音、可以搭配的词语等等。

 


EAT


比如,看到“eat”这个单词,我们就知道,作为“吃”,它是一个动词,而这个动作的发起者,一定是一种生物;这个动作的承受者,则可以被食用。


我们也知道,在某些语境下,“eat”具有其它含义,比如“消耗”;此时,并不需要一种生物作为发起者,承受者也不需要能被吃。

 

我们的大脑里也储存了关于“eat”的形态和声音信息。我们知道它写作“e-a-t”。它的发音是/i:t/。然而,由于词库是我们每个人大脑内独立的储存库,我们所拥有的“eat”的发音信息都不完全一样。所以同一个单词,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发音。

 

然而,大多数人,都被词汇的“词”字误导,以为词汇就是单词的总称。其实,这个“词”,在我们的大脑里,只是信息模块的载体。它的背后,是语言信息,与我们理解的“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大脑里,'eat' 包含什么信息?

 

如此种种信息,都以某种形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里,成为“词库(Lexicon)”这个信息库。我们需要使用一个单词的时候,都会从信息库里选取我们需要的那个词,随之而出的,是那个用法、那种发音。

 

那么这些词汇信息,能代表一门语言的所有信息吗?

 

III. 词汇是语言的一切


词汇是一门语言的一切。这个观点不是小编乱说的,而是咱们语言学的泰山北斗乔姆斯基老爷爷,在八十年代提出的理论。

 

1986年,老乔在《语言的知识:本质、源头和使用》(The knowledge of Language: Its Nature, Origin and Use)一书里,提出了现代句法研究最重要的原则——

 

投射原则!

The Projection Principle


如果我们把大脑的处理语言的结构分层,最深层次就是我们的信息储藏库——词库。


然后,是其他转换生成、语音、逻辑处理的步骤,直到形成我们输出的语言。



当然,这种分层是抽象的。

 

投射原则是说,词库——这个大脑信息库——包含的所有信息,必须在句法的所有层面反映出来。

 

简单理解,就是无论你的大脑处理到语言的哪一步——是选词、凑句子、亦或是最后发出声音——都必须携带着最深层次的所有词汇信息。


一丁点儿都不能漏。

 

词汇,就这样,经过大脑一层一层的处理,最终变成我们说出的话、写出的字,但是原始的信息全部保留了下来。

 

进一步理解——

 

甚至是我们想说一半没说完的话,想写一半没写完的字,只要大脑帮你从词库里选出了这个单词,它的信息就会一层一层投射出来。


这些信息,投射到你没说出来的那半句话的“空气”里,以没发出声音的形式,安静地存在;投射到你没写出来的那个字的“笔尖”旁,以没被写下来的形式,隐形地存在



话没说完,信息却在那里。

 

所以,小编现在打下的每一句话,和你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里,都带着大脑深层词库里相关单词的一切,这也就是语言输出所需要的一切信息。

 

IV. 大脑计算机的最简计算


上文说,词汇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词”汇。现在,小编要告诉大家,“单词”也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单”词。

 

“单词”的真正意义,恰好可以通过一个“单”字传达。


单词不应该被理解成一个形单影只的词。这个“单”,更应该被理解成独立携带独特信息的脑内词条。

 

通常,我们都认为,“do”、“did”、“done”和“doing”是同一个单词“do”的现在式、过去式、完成式和进行式。


然而在老乔的理论下,这四种形式,其实是四个词条,在大脑里以四种不同的形式存在。



在老乔的理论下,这些单词都是不同单词。

 

也就是说,每个单词,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单”词,只有一种形式,携带固定的信息,包括语义、句法、语音信息等等。这些信息,也分成不同的句法、语义小模块,与单词共存。

 

比如,“What are you doing?”这句简单的英文里,“what”这个词带有表示疑问的小模块,“are”这个词带有表示时态、人称的小模块,“do”这个词带有进行时的小模块等等。

 

这样看来,每个单词,都是一片拼图。能够完整地和别的单词相互衔接,才能组成句子。


比如上面的例句中,“you”和“are”在人称上需要相配,“are”和“doing”也需要相配。这样句子才正确。


 

大脑里的词条好像一片片拼图


从这个角度来说,大脑就是一台运算能力特别强大的计算机。


当我们需要输出句子的时候,大脑首先会在语言的信息库里挑选单词。


由于单词独立存在,大脑能够迅速搜寻合适的、能够匹配其它单词的那个词。比如是“do”还是“doing”。


这是一个反复选择、检查、在单词间匹配的过程,也是大脑完成语言输出的主要(简化版)过程。

 

直到最后,所有单词在最快、最简便的方式下完美搭配,形成句子。这也就是老乔提出的最简方案(Minimalist Program)——我们的语言,是大脑精密计算的结果,是最简单、最高效的创造。



当然,这个过程比小编的简化版复杂许多许多。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再了解

 

IV. 为什么单词连不成句子


有很多人说,我明明认得句子里的每个单词,但是就是看不懂这句话。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只有一个:


其实你并没有真的“认得”句子里的每个单词。


或者说,你的大脑,并没有储存足够多、或是足够正确的信息,让这句话里每个单词无缝衔接。

 

一门语言之所以说不好,是因为词库里储藏的信息出了问题。没有正确习得单词,那么,大脑里的一些词条,作为单独的拼图,可能缺胳膊少腿,无法准确地与其它拼图配对,形成正确的句子。

 

同样,听力、阅读的时候,由于我们接受到的单词,在大脑里反映出来的信息并不完整,所以会造成拼图拼不上的问题,也就导致了理解不能的现象。



拼图对不上,句子就不正确。

 

如果正视词汇的真正含义,以及词汇对于语言真正的意义,我们学习语言的方式或许需要一点改变。

 

VI. 学习语言到底需要学些什么


大多数人背单词的时候,仅仅会记下单词的某个意思、声音和形态,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翻译、读音和拼写。


这样记下来的单词,通常携带错误或者不完整的信息。也就是说,它所携带小模块们,与母语使用者大脑内的小模块有所出入。

 

既然单词不只是单词,而包含了语言的所有信息。我们学习单词的时候,就需要更加留意这些信息。英文里,有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再自然不过,比如“you”和“are”搭配,我们脱口而出,永远不会错。这是因为这两个词条的所有信息,都在我们的大脑里了。

 

而汉语母语的人,哪怕英语很好,也常常忘记给第三人称单数的动词加“s”,或者把“she”说成“he”。这是因为,我们母语的词汇里,并没有携带这些信息小模块,我们的大脑,也就形成习惯,常常忘记检查这些模块,就直接输出了。这样就形成了错误的句子。

 

因此,学习单词,你要学习的是,这块拼图,究竟长什么样子——而且是最精确的样子。

 


这些拼图对不上的样子...你可以想象成,处女座最讨厌的图片!


背课文之所以比背单词有用正是因为,这样我们记下来的每片单词拼图,都会多一点信息:


我们慢慢知道,这片拼图的小模块,可以和哪些拼图的小模块放在一起。

 

而听力不好的人,也可以注意单词的语音信息。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用耳朵去听单词,而不是看着拼写和口型来记单词。因为拼写和口型,常常会被我们与错误的语音信息关联起来。甚至更进一步,我们要留意的,还有不同的单词在一起时不同的发音。



习得单词的语音信息,而不是背下单词的发音

 

当然,死记大量的单词,也许你也可以成为一个比较合格的语言使用者。但是这样的语言永远都会存在一些缺陷。而这些缺陷,原本可以通过种种正确的学习方式弥补、改善。

 

这些方法,可能曾经有人教过你,你也可能已经这么做了。


但也许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些方法有用,是因为能让你真正习得一个单词,完善大脑的语言信息库,让你的语言计算变得更快捷、更精确、更可靠。




为了深入浅出地解释乔姆斯基的理论,本文部分术语和概念有所简化,敬请谅解。



参考资料:

老乔的——

Knowledge of Language: Its Nature, Origin, and Use, New York: Praeger, 1986.

The Minimalist Program, 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95.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